安倍經濟學能否使日本翻身?

分析 06:00 2013/07/10

分享:

安倍晉三自去年12月當選日本首相以來,鼓吹了一套所謂的「安倍經濟學」(Abenomics)意圖復興經濟的方案。從表面數字看來,不能說這些方案毫無效果,哪怕它們只是短暫性的。

從去年12月他剛當選後直到昨天,日經指數上升了近39%,但安倍的策略之一,便是要日圓貶值,所以從國外投資者的角度看,用美元計算,這段期間日本股票只升值了18%左右,不算耀眼。事實上,同期美國股票也上升了16%。若以6月13日的日經指數的低位計算,安倍當選至此日,日本股票更只上升了8.8%(用美元計)。今年第一季日本的GDP總錄得了4.1%的增長,但恐怕這與安倍經濟學無關,任何經濟政策都很難在這麼短時間內對GDP起到作用。

安倍三箭齊發

所謂「安倍經濟學」是要三箭齊發。第一箭是要央行大印鈔票;第二箭是宣布要用10.3萬億日圓(1,160億美元,約等於數年前中國四萬億人民幣救市的五分一)搞財政政策刺激經濟;第三箭是聲稱要推動日本內部的經濟體制改革。

第一、二箭是典型的凱恩斯式的刺激需求方案,但這些有效嗎?鈔票多了,銀行及住戶卻把它們深藏於九地之下,並不使用。過去20多年來,這政策早已實施多次,又哪曾有甚麼用?至於政府多花錢,我們見到的,只是日本多了很多成本效益很差(不是完全沒有用,而是成本遠大於回報)的基建大白象,而日本政府的欠債竟由九十年代初GDP的六、七成左右,上升至今天等於GDP的2.4倍,但日本經濟哪有起色?凱恩斯中人的辯解是這些刺激力度仍不夠,只要政府用得更多其效果便可顯現!這正如賭徒輸清了幾倍的身家後仍說,只要再借錢給他們賭下去,終可翻本一樣!

這麼長期的大手貨幣與財政政策不管用,問題一定是結構性的。安倍的第三箭,如果他是認真的話,倒是正確的,問題在日本體制改革之上。

開卷有益,不讀不知,日本經濟體制中的一些老大難題,竟與社會主義時期的中國驚人地相似。日本過去的企業僱員,大多從一而終,一輩子在同一公司工作,原來除非公司結業,老闆竟是不准開除員工的!現在不少大企業都把冗員,發放到同一部門,不用工作,並以各種措施逼他們自動離開。日本農業的低效率也是世界聞名的,其大米要有778%的關稅保護才可生存,小麥也要252%,日本的公司原來不能買地,只能租地,而且要受重重監管束縛。日本公司的企業管治問題叢生,現在才大搞獨立董事的制度。

既然有了一大堆束縛生產力的體制問題,安倍的改革方向本來可以是很明顯的。不過,他六月五日所宣示的第三箭,卻是使市場大失所望。企業的鐵飯碗制度他不敢動,只是引進了僱員的合約制度,希望鐵飯碗不適用於新人。農業改革也遲疑不定,日本雖有爭取加入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將來可能要取消所有關稅,但現在尚未實施,而農地買賣仍有障礙。六月五日的第三箭比較有「成績」的,只是容許可在網上買賣藥物。

經濟生態惡劣

為甚麼安倍對外撩是鬥非,討好極右派,此等經濟改革中最重要的第三箭卻是如此無力,失去準頭?短綫原因恐怕是為了7月21日參議員的選舉,安倍不敢得失本地的利益團體。

從最樂觀的態度看,安倍搞長遠有害的財政及貨幣刺激政策,也許只是一服短綫的興奮劑,爭取日本人支持他的體制改革方案,到他得到足夠的政治實力後,才敢推動真正的改革。

這當然是極樂觀的看法了。事實上,日本經濟生態頗為惡劣,要能源,但卻因地震而不能大搞核能;人口老化幾乎是世界之最,政府欠下老人不少資金;巨債壓頂卻仍要硬着頭皮大花金錢,其經濟體制若沒有顯著的改進,實在看不到它如何能化解這些惡劣因素的壓力,重新走上經濟增長之路。

(本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主任、經濟學家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