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ny G 的現實世界

分析 03:00 2014/10/24

分享:

「佔領運動」又有小插曲。

話說著名色士風演奏家Kenny G,日前現身金鐘佔領區,並將相片上載到其社交網站,留言表示「在港見證示威,期望所有人和平及取得積極結果。」(in Hong Kong at the sight of the demonstration. I wish everyone a peaceful and positive conclusion to this situation)。豈料中國外交部隨即表態,希望外國政府及個人言行審慎,不要以任何形式支持佔中及其他違法行為。

不知是外交部勢頭太強,還是事有湊巧,Kenny G及後移除原來的文帖,並發帖轉口風稱:「我並非支持示威者」,說自己「被利用」,又稱自己「不是企圖蔑視政府法令」。同時又向中國賣口乖,稱自己「愛中國,我已經去那裡表演超過25年了。」

態度180度轉變,不知看官有何感覺。YK便覺得此舉相當突兀兼「核突」,猶如被敵人抓着,對方還未舉起刀,便急急下跪呼喊「唔好殺我!唔好殺我!我願意為奴為婢」。

剛剛遇著恰巧,Kenny G是在今日前往中國海南島出席活動前夕急急刪帖,怕被拒入境?怕見財化水?自己心知。

早前讀過《商業周刊》一篇關於Kenny G的報道,雖然他至今仍是爵士界炙手可熱的音樂人,不過他卻概嘆,10年來的音樂收入還不如炒股。於是,他現在每天一早,不是練習色士風,而是跑到咖啡店研究股票走勢圖,追蹤他買賣的股票。

事實上,音樂事業並不是沒有為他帶來收入支持生計,只是相比起股票可以帶來更大利潤,前者所花的時間及勞力相對較多。香港不是沒有人買他的音樂專輯,只是相比起有13億人口的中國市場,香港對他的貢獻實在微不足道。權衡過後,寧願忍受香港抗爭者的不齒,也不願得失中國的龐大商機。

不屑Kenny G?對,很不屑。但是,那些每日在佔領區,為香港爭取民主而餐風露宿的抗爭者,更有資格去不屑他。我等每日坐在鍵盤前戰鬥,每日為執行老闆指令,想著如打進中國市場的打工仔,只可暗叫不爽,或是利用工餘的時間,走到抗爭者人群中支持一下。

政府官員與學聯展開對話,林鄭月娥說感受到學生有理想,但認為理想要和現實配合才有機會實現。YK覺得這句說話很詭異,似是而非的。若現實環境未能讓我們追求理想,達到理想,我們不是要改變現實去實現理想嗎?如果因為現實環境不容許,我們放棄追求理想,那還叫做理想嗎?年輕人,你認為呢?

撰文 : YK

欄名 : 日光之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