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的三重變奏

宏觀解讀 08:51 2022/06/28

分享:

分享:

展望2022年下半年,全球經濟正在經歷滯脹風險實質化、貨幣供給外生化以及新一輪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三重變奏,歐美及新興市場的經濟活動深受影響,預計美聯儲和歐洲央行將繼續把控制通脹放在首要位置,同步加速收緊貨幣政策,而新興市場不僅將同步加息以抑制通脹、防止資本外流,還可能轉向支持能源和糧食保護主義,通過大宗出口國的價格優勢對沖資本外流及貨幣貶值風險。

第一重變:「薪資—價格」螺旋與大宗供給短缺,短期內全球滯脹風險實質化。2021年至今,歐美通脹壓力持續擴散,疊加烏俄局勢以及全球疫情反復對經濟復蘇造成的衝擊,歐美國家潛在的滯脹威脅開始走向實質化,對經濟週期造成的波動正被放大。同時,由於歐美「薪資—價格」螺旋效應正在加劇,加上本輪通脹具有較強的外生性,導致通脹波動呈現高度的不確定性和強韌性。不僅如此,歐美國家滯脹風險也正向新興市場國家擴散,導致部分新興市場通脹預期顯著抬升,短期內滯脹預期正在形成。

第二重變:貨幣供給進一步由內生向外生創造轉移,中期經濟衰退風險加劇。貨幣供給的外生創造,表現在財政赤字貨幣化,直接導致疫情後歐美政府債務總量增加、占GDP比重上升。基於實證研究,公共債務與經濟增長存在「倒U型」的非線性關係:當政府債務占GDP比重超過145%的「門限值」時,宏觀政策對經濟增長的促進作用將弱化。當前,美國政府債務比重已接近140%,歐元區政府債務比重在疫情後飆升至95%,歐美宏觀政策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將進一步弱化,導致短中期內歐美經濟增長預期加速轉弱,經濟衰退預期愈發顯著,從而將放大市場敏感度、降低金融市場穩定性。

第三重變:逆全球化與地緣風險加劇新一輪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地緣風險或將長期持續。在逆全球化的背景下,貿易保護主義和地緣風險導致全球貿易條件惡化,使得全球貿易成本抬升,進而提高全球通脹中樞的中長期水準。此外,貿易條件惡化會加劇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向製造業、能源和糧食三大領域進一步滲透。今年以來,受到烏俄局勢影響,糧食及能源保護主義逐漸抬頭,全球能源和糧食安全的不穩定性增加,或將激化全球地緣政治進一步對立。

【石Sir一周前瞻及異動股】比亞迪電子、小米及蒙牛集團

開啟hket App,閱讀全文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

推薦文章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