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外資流動方向的雙重因素

宏觀解讀 11:00 2022/04/05

分享:

分享:

從近期金融委和國常會的幾次發聲看,政策已開始着力穩經濟穩預期。國常會在五項重點舉措中特別提到「要繼續做好穩外貿穩外資工作,保持人民幣滙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保持國際收支基本平衡。」中美關係也在同步緩和,證監會正積極與SEC溝通海外上市的相關事宜,防範中概股退市的潛在風險。至此,我們認為上一階段導致外資大規模流出的風險因素已基本釋放,外資對中國資產的信心將隨着實際舉措的展開逐步修復。但我們仍需要關注後續可能影響外資流出中國資本市場的兩大因素。

第一是美國聯儲局加息周期的重啟。美聯儲加息往往伴隨新興市場國家股票市場的緊縮恐慌,而中國則更多表現為債券市場受到波及。2018年聯儲局加息4次,利率上調100點子,在此情形下,新興市場國家債券市場的外資流入仍保持相對穩定,而股票市場外資流入的月度平均值大幅下降至16億美元。在此期間,儘管外資流入中國的速度也同步放緩,但與新興市場國家相反,中國股市流入保持穩定,債市流入卻較往常明顯減少。這可能緣於外資流入仍然以購買我國國債為主,在中美利差收窄過程中會出現資本回流。相對而言,股市體現了中國經濟基本面的內生韌性,並不會因聯儲局加息單一因素而大幅撤離。

第二是地緣政治衝突的持續演化。在地緣政治風險較高時,外資傾向於減少對新興市場國家的資產配置,中國資本市場也會受到一定影響。2015年末巴黎恐怖主義襲擊發生後,外資撤離新興市場國家態勢明顯,連續三個月淨流出且股債均受到波及。相比之下,中國股市外資的淨流入保持相對平穩,而債市淨流出較大,規模甚至超出新興市場國家整體。但2016年後,局部的地緣政治風險上升不再改變外資對中國的加倉意願。我們認為,在中國資本市場開放初期,不穩定不確定因素較多,外資容易受到敏感事件的波動而大幅進出,而在中國經濟基本面韌性不斷彰顯之後,外資對中國資產的信心也逐漸增強。值得關注的是,今年俄烏衝突升級以來,中國股市罕見地出現較大規模的外資流出。這表明,相較以往其他區域性衝突,本次俄烏衝突的影響範圍更廣、程度更深、時間更長。

開啟hket App,閱讀全文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