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監管的突破

宏觀解讀 15:48 2021/12/14

分享:

分享:

沿循數碼經濟實體化的進化方向,數碼監管正在成為平滑融合過程、掃除進化障礙的突破性力量。不可避免地,數碼經濟整體的進化和升級伴隨着微觀個體的陣痛。當前市值排名領先的數碼經濟企業都曾經歷過跑馬圈地的「燒錢」階段,而現在轉型至下一階段卻需要它們放棄積累多年的流量與數據優勢。我們認為,數碼監管就是降低摩擦成本、助力企業突破的關鍵要素。

第一,監管的補位讓數碼經濟與實體經濟的融合過程更平和、穩定、有序、可控。數碼經濟對實體經濟的系統重要性日益提升,根據信通院計算,2020年全球數碼經濟佔GDP的比重已經達到43.7%。因此,數碼經濟需要徹底告別野蠻生長的草莽時代,在與時俱進的監管體系內以全面規範的姿態釋放經濟增長的新動能。

第二,監管還將以「有形之手」掃除數碼經濟進化的障礙,加速互聯網生態的進化。數碼技術在對經濟發展形成放大、疊加和倍增作用的同時,也帶來了平台經濟、數據隱私和數碼貨幣等一系列新的問題。2021年,針對科技企業的反壟斷審查在全球範圍內蔓延,但反壟斷的本質並不是打壓數碼經濟的發展,而是以「有形之手」矯正社會福利分配的不均衡,推動數碼經濟生態進化與健康發展。一方面,行業集中度過高會妨礙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公司可能會利用市場支配地位損害生產者和消費者的權益。另一方面,數碼經濟以數據為生產要素,如果數據集中在少數幾家企業手中,還會加劇對數據隱私和數據安全的擔憂。

我們對數碼經濟不同子板塊(彭博行業三級分類)的行業集中度(以HHI指數為衡量標準)進行了測算。在全球範圍內,電子商務行業集中度最高,互聯網媒體與數碼娛樂內容次之,軟件、硬件以及技術服務則處於相對充分競爭的市場格局之中,美國數碼經濟產業的行業集中度整體高於中國。其中,美國的電商領域基本由亞馬遜單一公司壟斷(市場佔有率超過90%),而中國則呈現「寡頭化」趨勢,由少數幾家大型企業瓜分市場份額。這也展示出監管幫助數碼經濟打破桎梏的具體過程,當前監管更多將目光聚焦於行業集中度高的電商、互聯網媒體等數碼經濟上半場的發力點,預計企業或將在監管的鞭策下主動尋求突破,重點挖掘數碼經濟的增量市場。

開啟hket App,閱讀全文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