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DC如何軟着陸?

宏觀解讀 15:23 2021/10/26

分享:

在主觀力量與客觀趨勢的雙重作用之下,CBDC(央行數碼貨幣)從虛擬走向現實已是大勢所趨。然而CBDC作為一個外生事物,在融入現有金融生態的過程中必然會產生多重摩擦成本,那麼央行如何最小化潛在的摩擦成本,實現CBDC「軟着陸」,便成為一個當下值得探討與規劃的問題。我們認為,為盡可能減小對金融系統的衝擊,CBDC將不追求數量和規模的擴張,而更注重使用習慣的滲透與改變,引導互聯網金融的重心向傳統金融體系回歸。

一直以來,狹義銀行是發行CBDC的一項潛在擔憂,即銀行存款大規模向CBDC轉移,引發金融脫媒和貨幣擠兌等潛在風險。根據BIS分析,如果銀行因此失去了一部分活期存款,那麼他需要轉而通過長期的批發型融資(比如發債)來填補這一缺口,抬高銀行的融資成本。通過學術測算發現,假設長期融資利率、非利息收入、非融資費用等條件不變,在最壞的情形下(損失25%的存款,長期融資利率比活期存款利率高2%),銀行的ROE將下降接近0.9%。相反,如果銀行想要維持盈利能力,那麼借貸利率則需要提高0.7%。

因此我們認為,數碼人民幣在推廣過程中將更注重提升滲透率,而非增加人均持有規模。BIS報告指出CBDC能通過兩種手段減輕存款替代效應。第一種是數量手段,即設置CBDC的最大持有量或者在特定時間段內的交易量。公開資料顯示,匿名情形下的數碼人民幣總餘額上限為1萬元,普通實名使用上限為50萬元,同時對單筆轉帳消費限額、日累計和年累計轉帳消費限額均有所規定,如要獲取更高額度,還需要額外的登記手續。第二種則是價格手段,對CBDC不付息或者設置負利率,降低公眾對CBDC的持有意願。數碼人民幣在現階段主要替代M0,不提供利息補償,相比銀行存款並不具備回報吸引力。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中國支付市場的發展現狀與其他國家有所差異,移動支付(而非借記卡、信用卡等傳統金融機構提供的服務)已成為公眾使用的主流支付方式。根據艾瑞數據,2020年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在移動支付的市場份額合計超過94%。因此,電子錢(包括餘額寶等貨幣基金)對銀行存款的擠出效應在過去數年已經突顯,在使用場景不變的情形下,推出數碼人民幣的附加效應並不會很強。相反,數碼人民幣主要由商業銀行承兌,將加速傳統金融機構的數碼化轉型。如果公眾的電子支付習慣能順利過渡到數碼人民幣,打破互聯網企業的流量壟斷優勢,那麼傳統金融機構有望憑藉良好的風險控制能力推進多元化業務的發展,成為互聯網金融下一階段發展的主力軍。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