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與「常態」之問

宏觀解讀 16:40 2021/09/07

分享:

如果新冠疫情爆發後,是紓困與隔離突然改變了2020年的全球經濟,那麼2021年,對於未來的彷徨可能同時困擾着政策制定者和市場參與者。在疫情反覆、物價飆升、磨擦加劇、監管驟緊等現象背後,哪些是「暫時」的一次性衝擊?而哪些可能將深刻重塑後疫情時代的全球經濟、政治、社會「新常態」。筆者認為,「暫時」之後,當下關切將演化成均值回歸與路徑依賴並存的K型。展望未來,以新冠疫情作為天然的時間分割綫,當前每一個缺乏共識的焦點問題或都將演化出分叉走向的K型,既有均值回歸的A面,也有路徑依賴的B面。

其一,隨着相關研究的不斷深入和疫苗的廣泛接種,新冠疫情帶來經濟大範圍停擺的影響會漸次消弭,生產和消費的剛性約束將逐步打開,但綫上生活和工作對於綫下場景的部分替代在很大程度上不可逆轉,由不同治理理念、國情實際、政策效力等不同所帶來的常態化公共衛生防控機制也將成為一個重要的長期變數,影響着經濟和治理的全球化。

其二,修復式復甦和刺激紅利對提振經濟的持續期有限,例如,以2年平均同比增速的口徑看,經濟增速已經回正的主要經濟體在下半年都面臨增速下滑的現實壓力。通脹有望從新供給衝擊主導回復到總需求決定的常態,但疫情後全球供應鏈的重構、公共衛生和數字經濟等領域的持續投入、對替代能源和基礎設施的需求將帶來通脹結構的長期變化。

其三,在疫情外生衝擊的場景下,作為全球經濟雙核,中國的防疫成效和產能優勢與美國的刺激強度和消費能力形成了一定的互補,而美國政府換屆之後雙邊分歧得到階段性降溫和降維處理也令經濟金融互動未受進一步打壓。長期來看,大國博弈向金融、科技、治理領域全面擴散的趨勢沒有變化,但疫情之後經濟實力和治理水準更為對等會令博弈形態趨於柔性化。

其四,近年來全球分配存量和增量極度失衡激化了階層矛盾,而數字經濟的發展也為具有同質性特徵的圈層提供了便利的集聚與溝通載體。同時,疫情對於個體日常習慣的打破和對情緒、認知、收入等衝擊更催生出民粹主義的新潮流,也令政府做出「矯枉必須過正」式的短期回應。長期而言,隨着公平的關切成為全球性共識,普惠性、可持續等理念會成為經濟轉型和動能切換的重要考量,具體政策方面對於相關行業的監管也會從一刀切變得更為精細化。

****同場加映****
登入HKET「財經台」收看/收聽貼市財經資訊及分析!
重溫《ET開市直擊》-港股重上二萬六 尋找潛力概念股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