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DC賦能通證經濟新維度

宏觀解讀 14:21 2021/08/24

分享:

進入數字經濟時代,作為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表率,資本市場建設也需要適應於價值函數重構帶來的變化。相較傳統股份制經濟偏向認證資本的價值創造,以數字貨幣為價值管理工具、區塊鏈為溯源核算技術的通證經濟將從根本上改變價值分配方式,科學計量並發放數據、勞動力和資本等多重生產要素應獲得的收益,以此激勵價值發現與再創造,將經濟增長與人的價值最大化目標合二為一。

最早的通證經濟融資模式是ICO(首次代幣發行)。項目方通過直接向公眾無門檻發行代幣(通證)融資,而隨着項目成功代幣價格提升,早期投資者由此獲得收益。ICO雖然屬於金融創新,但是由於不設門檻、不受審查,存在極高的欺詐風險,嚴重損害了普通投資者的利益。2017年中國央行聯合七部委明確指出這是一種非法融資的行為,自此中國境內全面叫停ICO。

DPO(直接公開發行)和STO(證券化代幣發行)則是數字金融的兩個新維度。2020年12月,美國SEC批准紐交所DPO計劃,允許企業不通過投資銀行直接向投資者融資。由於在二級市場交易的仍是股份而非數字化的通證,DPO本質上不屬於通證經濟,但它卻標誌着二級市場規則發生質變的重要里程碑,其革命性的改變在於上市首日發行價不再由承銷商談判確定,而是直接由全市場交易定價。當前最符合通證經濟特質的合規融資方式是STO,相比ICO,合法合規是STO的重要特性,並且設有合格投資者門檻。STO的代幣具有經濟激勵機制和功能性作用,借助區塊鏈實現跨區域、跨交易所的高流動性,比傳統證券更靈活多元。雖然STO的通證經濟理念符合歷史發展的潮流,但由於相關合規配套設施的缺乏,它當前在中國仍被界定為非法集資行為,即使在全球範圍內也遲遲難以取得進展。現有STO只能將虛擬貨幣作為生態激勵而沒有其他替代品,同時依託於去中心化的公鏈(如以太坊)發行,附帶不可控的欺詐與犯罪風險。

我們認為,央行正規軍CBDC的補位或將成為一個轉折點。如果將CBDC片面地理解為信用法幣的數字化,那對於數字經濟時代所需的貨幣功能缺乏正確的認知,如此設計的CBDC也不具備核心競爭力。CBDC最終需要適應於數字經濟時代的價值規律,成為管理價值、創造價值的智能貨幣。因此,CBDC的補位將是STO獲得跨越式發展的重要機遇,以合法合規為前提融合兩大重點賽道,在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的同時,促進數字經濟生產力的釋放。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