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華有何新戰略?

分析 04:00 2021/08/20

分享:

美國軍機在阿富汗喀布爾機場撤僑的場面,比起1975年美國敗走越南時的「西貢時刻」,可能還更震撼,起碼當年未有見到像今次般有人從半空中的飛機跌下來的恐怖畫面。美國在阿富汗失敗,再次印證了兩件事︰第一,美國已難掩她是一個走下坡的帝國,連表面也不再風光了。第二,把自己的一套制度強加於別的國家,不會有好結果。

美國在阿富汗一走了之,目的之一是要把日益短絀的資源集中起來對付中國。在阿富汗浪費了20年及2萬億美元而一無所得,美國自然失威,對付中國的資源亦減少,但這並不意味着她的決心有變,只是因應新局面,她的戰略方法需要調整。

撫慰鷹派受傷心靈

如何調整?這要滿足幾個條件︰第一,民主黨需要與特朗普的路綫劃清界綫,要指出特朗普那一套如何錯誤如何失敗,自己的則如何正確,否則怕輸掉選舉。第二,要為美國人,尤其是好戰的鷹派打打氣,辯稱美國正如日中天,中國弱點多多,可以戰勝。此點重要,因為美國管治的失效,美國朝野近年頗有畏懼中國崛起之心,不少人還相信中國將來超越美國,是必然之事,這對於戀棧霸主地位的美國來說,無疑是負能量。第三,因為美國可用的資源日見衰減,所以一定要選用一些成本低效益高的方法。破壞通常較建設需要更低的成本,所以美國要多方思索如何在世界各地破壞中國的建設,亦即不斷尋找挖中國牆腳的機會。

有了需求便有供應。近月美國出了一個印裔的年輕「中國通」杜如松(Rush Doshi),他取得博士學位也只得3年,算是資淺學者,但他去過雲南大學學中文,最近出版的新書《長遠博弈》(The Long Game),論述中美競爭的大戰略,卻頗受美國政界重視。

美國人受落此書的原因不難明白,此書正是按照上述的3點要求而寫,頗能撫慰已受創傷的美國鷹派心靈。杜的「公信力」相當部分來自他懂得閱讀中文,亦把不少在圖書館及書店可找到的報章雜誌報道及評論整理出來,再加上一些中央領導人的講話或文件等。純以資料而論,香港很多人都十分熟悉,我不認為他有何獨得之秘,但美國懂中文的人遠少於中國懂英文的人,所以便覺得他的資料整理十分難得。他這本書先把中國對美的戰略分為3個階段。

杜如松一口咬定,中國的戰略目標是取代美國,亦即是要與美國爭霸,第一階段(1989-2008)中國因實力不足,所以採用的策略是「韜光養晦」,在政治上表明自己並無野心,在經濟上加入世貿等永久性國際組織,在軍事上則集中發展成本低、較為落後但可對付敵人高科技的武器,例如潛艇、陸對海的導彈體系等。這些武器可保護中國附近的海域,使美國的航母有所顧忌。中國把這些武器稱為「撒手鐧」,杜將之譯為「assassin's mace」(刺客的錘),頗為有趣,但稍有誤導。

第二階段(2009-2016)是「積極有所作為」。此階段在金融海嘯之後,美國勢力消減,中國乘虛而入,要將美國在地區上排擠出來,用的方法是在軍事上、政治上及經濟上都提出建設方案,吸引其他國家搭上中國發展的火車。

第三階段(2017及以後)提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認定美國已走上衰敗沒落之餘,中國要站得高看得遠,與美國的爭霸不只是區域性,而是全球性的,「一帶一路」正是這種爭霸的工具。

以低成本削華影響

杜如松認為美國仍有很多優勢,例如他認為世界對美國較為信任(不知他如何得此結論,美國到處轟炸,製造難民,受害國如何信任她?在阿富汗說放棄便放棄,如何有公信力?),中國則有諸多弱點,例如勞動力下降。他建議對付中國的方法卻是從中國抄襲過來,即以弱勝強,要本小利大,集中在削弱中國的影響,而非像特朗普搞貿易戰般硬碰硬,但又不知自己傷得更甚。

具體而言,在軍事上幫助盟國發展一些武器,阻礙中國軍事力量進入其近岸範圍,就正如中國的導彈系統可防止美國航母進入中國近岸般。在經濟上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建設則要求相關國家對中國提出諸般要求,對中國借出的債項也橫加議論,挑動這些國家的反對等等。其核心心法可歸結為煽動別國對中國諸多留難。近月美國發動的宣傳抹黑戰,也可視為低成本的進攻策略。

杜如松等人還是不明白,中國確立了大半個世紀的外交政策「永不稱霸」並非說說而已。中國自己曾飽受外國霸權所害,而且在實踐中深刻體會到爭霸只會害人害己,所以作出了這理性判斷。中國要的是發展的權利,也希望弱小國家能發展,因為這樣會有利中國,「人類命運共同體」有深刻的理論基礎。美國於阿富汗敗走,在自己國內人民空前分裂、新冠疫情依然未受控的情況下還在思茲念茲,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對美國利益並無好處。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美國敗走阿富汗,以直升機接走喀布爾美使館的工作人員。(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