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盈退休】曾智華:不准叫鮮搾橙汁!

名人薈萃 18:06 2021/07/23

分享:

近日,公職人員接受宴請的事件,鬧得滿城風雨,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息」,這事件,令筆者回想三十幾年的公務員生涯,真是過得步步為營!

筆者於1978年加入《香港電台》工作,當時的廉政公署除了得到前港督賦予高度權力外,更有龐大民意支持。調查主任個個充滿使命感,誓要鏟除貪官。高中低級公務員,貪就即拉,小事至收張餅咭,也無一倖免。

當時,筆者的上司只屬中級公務員,不時三申五令:「阿碌,記住,做公職,必須分分鐘保持高度警覺(Sensitivity),將這個字鑿死在腦中。無他,古今中外皆如是,只要你有公家權力,就有人埋身,You are bounded to be corrupted(賄賂是難免的)!」

應酬宴會的陷阱

N年後,筆者升職到中層,當其時,香港經濟發展到「澎澎聲」,尤其唱片業,簡直一飛沖天,每位歌手,包括譚詠麟、張國榮、梅艷芳、林子祥、羅文、甄妮、關正傑……以至鄭少秋、葉振棠、李克勤、呂方……全部唱片皆賣「N白金」,每間唱片公司都豬籠入水。自然而然,不少唱片公司高層皆豪花公關費、應酬費,真是「狂灑銀紙」!於是,電台、電視音樂節目主持及製作人,不停被唱片公司邀請「大吃大喝」。

保持高度警覺

筆者身為管理層,當然有責任保障各DJ的「安全」,因此,除了事事申報外,每次唱片公司的宴會,筆者皆要求檢查單據,以免消費超出「奢華」的範圍。有一次,檢查完單據後,翌日立即呼喚監製及DJ召開會議,落下命令:「以後食公事飯,不准再叫鮮搾橙汁!」

為甚麼?因當時大多數酒家都很懂得「劏客」,大多會問:「今晚蒸條乜魚?來Jar鮮榨橙汁?」

不少DJ根本不知道甚麼是「飲食陷阱」,既然是別人「埋單」,海鮮不懂得選擇,但橙汁盡情任喝也無問題吧。於是,橙汁當水飲。每「Jar」鮮搾橙汁,價錢是260多元,那群「無知友」一頓晚餐喝了8「Jar」,最後總共喝了2,000多元的鮮搾橙汁!

此類全無「Sensitivity」的行為,筆者當然立即喝止,嚴正聲明!當公職管理層,真是少管一刻都容易出事。下屬「中招」,等於上司都「中招」,監管便失效也!

撰文 : 曾智華

欄名 : 有盈退休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