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背景下的貨幣競爭

宏觀解讀 11:34 2021/07/13

分享: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美元本位制的建立統一了各國之間貿易的貨幣,助推了國際貿易的繁榮,但以單一通用貨幣結算的跨境支付尚存不足,數字經濟主導的新時代背景之下缺陷再被放大。

第一,數字鴻溝加劇。除了傳統的商品貿易,在互聯網上購買零售數位服務成為一種普遍訴求。然而依賴於傳統銀行帳戶體系的跨境支付方式並不具有普惠性,根據Libra白皮書所描述,全球目前有17億人沒有銀行帳戶,佔全球總人口的31%。在全球數位化進程中,支付不適配也成為資訊落差持續擴大的一個因素,數位創新能力進一步兩極分化。

第二,美國金融制裁難以反制。美元作為全球結算的通用貨幣,被賦予了過高的權力,使得美國對於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訊協會)、CHIPS(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和Fedwire等國際金融基礎設施具有實際壟斷權。本世紀以來,美國先後對古巴、朝鮮、伊拉克、緬甸、利比亞、伊朗、敘利亞、白俄羅斯、烏克蘭、俄羅斯等國家實施了包括凍結金融資產、切斷支付和清算管道等在內的金融制裁。

第三,貨幣政策外溢性凸顯。雖然全球化加強了各國之間的經貿互動,但是各經濟體內部的經濟運行周期差異仍存。在美元本位制體系之下,美聯儲的一舉一動成為新興市場國家制定政策的掣肘。

針對上述問題,許多國家從改造金融基礎設施入手,已經開始了「去美元化」的反擊,比如俄羅斯2014年推出SPFS,中國2015年推出CIPS(跨境銀行間支付清算有限責任公司),歐盟推出INSTEX,均旨在建立自主可控的跨境支付管道,從而繞開美元結算的支付必經之路。但根據SWIFT的6月最新統計,美元在國際支付(除歐元區內部交易)中的使用比例仍超過4成。2021年4月,SWIFT系統日均處理4,240萬筆報文。而2020年整年CIPS處理業務僅為220萬筆,日均處理業務8,855筆,與SWIFT的處理規模遠不可同日而語。由此可見,我們在舊有貨幣體系中尋求超越效果甚微。

數字貨幣作為一個新位元面的競爭者,將帶來全球貨幣大洗牌,即便是美元也需要做出變革以適應於數字經濟時代的需求。而在這一過程中,所有國家和貨幣有望站在同一起跑綫上,憑藉技術與理念優勢顛覆既定貨幣格局。相比信用貨幣在形式上的統一性,數位貨幣在技術架構上有較大的選擇空間,不會收斂到同一標準,因而數字經濟時代全球儲備貨幣之選將不再局限於國家單一維度的競爭,而是進階至區域、公私乃至經濟主義的多維博弈。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