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供給衝擊的影響:拖累增長 推升通脹

宏觀解讀 12:05 2021/06/08

分享:

歷史經驗表明,供給衝擊下的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總有短期極限,但供給衝擊的長期影響會深刻改變宏觀經濟演化的路徑。我們對1960年以來的全球經濟歷史進行了一個基於供給側視角的簡單回顧和現實對比,結果表明,新冠疫情引致的新供給衝擊已經構成了過去60年間第三大供給衝擊。從衝擊程度看,2021年的新供給衝擊,整體效應弱於歷史上最有名的兩次供給衝擊,即1974年和1979年的供給衝擊,但强於最近的兩次供給衝擊,即1987年和2000年的供給衝擊。我們認爲,2021年新冠疫情引致的新供給衝擊將對全球經濟産生拖累增長、推升通脹的全域效應,幷將加劇陣營、區域和國別的結構性分化。

一方面,新供給衝擊將降低經濟信心、壓制消費意願、增加投資困難,幷抑制全要素生産率的長期提升,進而削弱經濟復甦的內生動能。2021年上半年,全球經濟實現了疫情初步緩解後的强勢反彈,但從疫情前狀態、慣性增長水平和潜在增長水平三個維度進行對比,全球經濟尚未做到「恢復正常」。我們認爲,新供給衝擊之下,全球經濟增長路徑會於2021年下半年開始向下修正,疫情防控成效將成爲經濟復蘇的晴雨錶與分水嶺,資源出口型的新興市場國家雖然一定程度上受益於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但生産鏈條在疫情下的深度受創將對其起到相對更大的增長拖累效應。

另一方面,新供給衝擊將依循從生産到消費、從外部到內部、從短期到長期的影響路徑,全面推升全球物價總水平,但考慮到產出缺口依舊廣泛存在,長期通脹尚不會全然失控,而從結構看,新興市場通脹壓力要普遍高於發達國家。2021年上半年,全球通脹壓力已經在生產端顯現,但由於產業間傳導存在一定時滯、工資調整存在較大黏性、豬肉價格下降部分對冲總價格上升效應、且疫情後服務業重啓相對緩慢,PPI向CPI的通脹壓力傳導尚未完成。我們認爲,新供給衝擊的全面通脹壓力傳導既不會中斷、也不會缺席,2021年下半年全球通脹路徑勢必將要全面上修。而從絕對水平看,通脹程度取决於通脹預期、成本上升和產出缺口三個因素的綜合效應,前兩個因素是推動通脹中樞水平上升的關鍵,而產出缺口的長期存在則將起到內生抑制作用。

綜合來看,通脹壓力上升是不爭的事實和趨勢,但惡性通脹的形成尚不具備條件,從政策層面、市場層面和企業層面應對通脹,勢必需要防微杜漸、曲突徙薪,但也不宜杯弓蛇影、草木皆兵。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