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民幣的破局之路

宏觀解讀 12:03 2021/05/04

分享:

2020年,中國佔全球GDP的總量的比重為17%,僅次於美國,貿易總額佔全球比重則超過美國,達到13%,表明中國在全球經濟系統中的重要性與日俱增。然而相比之下,人民幣的國際地位卻相差甚遠。雖然美國與中國的經濟實力正在不斷拉近,但美元卻仍舊是真正意義上的全球儲備貨幣,在外滙儲備、外滙交易、全球支付、貿易融資和證券計價中均牢牢佔據絕對優勢,而其餘貨幣都不能與相提並論。人民幣國際化緣何遲遲難以突破瓶頸?IMF的實證研究或能幫助我們找到相應解釋與破局關鍵。

研究結果顯示,在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的幾個影響因素中,貨幣使用慣性和金融連結更重要,而貿易相關性則相對較低。其中,金融連綫性以儲備貨幣計價的外債規模來衡量。1920年以來,美元在國際儲備貨幣體系中的地位不斷鞏固,形成了強大的貨幣使用慣性,而根據IMF資料,全球大約三分之二的證券以美元計價發行,發展中國家75%的銀行貿易和外債以美元計價,突顯出美國金融市場的開放深度。因此,即使過去10年中國在全球價值鏈的地位顯著提升,美元的全球儲備貨幣地位並未受到衝擊,人民幣國際化仍然道阻且長。不過,論文也給我們提示了人民幣快速破局的可能性。一方面,中概股回歸與一帶一路沿綫國家的上市需求,催生出以人民幣計價的證券市場發展紅利,將顯著提升人民幣的金融連接能力。另一方面,科技進步將成為快速掙脫慣性的力量,央行數位貨幣在跨境支付和券款對付領域具有傳統法幣無法比擬的優勢,料將成為重要破局者。

央行數位貨幣是中央銀行的數位形式負債,相較商業銀行存款體系中的貨幣,天然降低了結算的信用風險和流動性風險敞口,能夠有效解決傳統金融系統中券款對付以及跨境支付的痛點。而跨境交易的去仲介化,得以繞開以美元為基礎的SWIFT體系,對貨幣弱勢國家的主權形成保護,有助於實現親誠惠容的國際貿易合作。縱觀全球央行數字貨幣的最新進展,中國推出的數字人民幣(e-CNY)是一種領先的零售型央行數位貨幣,試點規模已達1.5億元。在發行或開啟試點的8國中,中國的經濟實力與既有貨幣實力均位於前列。此外,數位人民幣並未止步於國內交易場景,逐步考慮將零售型與批發型應用相結合。展望未來,多邊央行數位貨幣橋或將成為國際數位貨幣體系的一種重要形態,而人民幣有望依託於此佔據國際貨幣新格局的先發優勢。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