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以上」的攻與守

宏觀解讀 12:00 2021/03/16

分享:

2020年在新冠疫情特殊背景下取消經濟增速目標不同,2021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就GDP增長重新設置了「6%以上」的目標,這一目標的設定既有明確「增速有底綫」的內涵,也爲增質導向的發展考核預留出空間。筆者認爲,經濟增長的目標沒有因爲2020年的低基數而刻意調升,不僅保持了對於潜在增長水平的認知連續性,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開啓全面深化改革、淡化增速要求的標誌。

從轉型意願的角度,設置相對「易於完成」的目標有利於各級政府和機構將注意力更多投入到調結構的長效改革上,例如此次兩會集中强調的「開展要素市場化配置綜合試點改革」、「深化財稅金融體制改革」、「深入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等,從而持續增强區域經濟發展的動能和活力;從轉型能力的角度,從增速上適當降低短期門檻也有助於逐步减少地方政府對土地財政及某些高耗能産業的依賴,進一步推動房地產市場長效調控機制的建立、地方產業升級轉型、能源結構優化,以確保「房住不炒」、「碳達峰」等長期政策目標切實落地。

2021年是一個長短周期交叠的特殊時點,全球經濟呈現出「强反彈和弱復甦相結合」的複雜特徵,保持政策定力、平抑外部影響、引導市場預期尤爲重要。政府工作報告對此給出了清晰的政策指引,「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提質增效、更可持續;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精準、合理適度」。「提質增效」的要求是對2020年政策的延續,意味着2021年財政政策的操作上會更加精準化,支出仍然優先落在高質量發展的重點領域,例如本次報告中所强調的「優先支持在建工程,繼續推進『兩新一重』建設,政府支出向民生項目傾斜」等;「更可持續」意味着在保持對經濟恢復必要支持的基礎上,財政赤字規模適度下調,本次報告中提出的財政赤字率(3.2%)與專項債規模(3.65萬億)相比2020年有所降低,但仍高於疫情之前的年份;「靈活精準」主要體現爲貨幣政策對於小微企業的精準滴灌,本次報告指出今年將「延續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政策,加大再貸款再貼現支持普惠金融力度,維持大型商業銀行普惠小微企業貸款30%以上的增速」;「合理適度」則意味着保持流動性合理且充裕、保持宏觀槓桿率基本穩定,謀求恢復經濟與防範風險之間的平衡。上述宏觀政策方向展現出適當收縮預留空間、精準發力保持延續性的政策搭配,有助於中國經濟在2021年穩中求進。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