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像會議】史丹福大學研究揭 長時間用視像會議用家壓力倍增

科技 18:04 2021/02/27

分享:

史丹福大學虛擬人類互動實驗室(VHIL)創辦主任Jeremy Bailenson近日就發表研究報告,指現時很多人每天花幾個小時在視像會議上,造成「Zoom疲勞」(Zoom Fatigue)的心理影響。

新冠肺炎爆發後,遙距工作或學習成為大眾生活的一部分。而史丹福大學虛擬人類互動實驗室(VHIL)創辦主任Jeremy Bailenson近日就發表研究報告,指現時很多人每天花幾個小時在Zoom、Google Hangout、Skype、FaceTime或其他視像會議上,造成「Zoom疲勞」(Zoom Fatigue)的心理影響,並解釋造成此疲憊的四個主要原因及應對方法。

Zoom增「Studio Effects」功能 用戶可畫眉毛、染頭髮及塗唇膏

Zoom擬推出電子郵件服務 挑戰Google、微軟

Bailenson表示,第一個原因是離屏幕太近,感覺不舒服。在過往實體會議中,可以看任何地方,並非每個人都要盯著演講者。惟在視像會議上,每個人都盯著一個焦點,而當使用視像數小時後,就會產生疲勞。

其次是在屏幕中看到自己的臉,也會讓用戶感到疲勞。Bailenson指出,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早上在鏡子裡快速照照自己是需要的。但經過幾個小時的網路上看自己,會變得挑剔,對髮型、化裝、衣著、背景等出現壓力,甚至有負面的想法。

第三,視像會議降低了自然的流動性。Bailenson提及,人類是不安的生物。在打電話時,不少人喜歡四處遊蕩。即使在會議桌旁,人類也會想辦法伸展身體,或靠在椅子上,或者沉思地凝視著天花板。惟使用視像會議期間,被攝影機狹窄的視野限制,只能坐在椅子上看著鏡頭。

最後,視像會議時總是難看到對方肢體語言,交流需要更多的精力。在正常的實體會議裡,每個人可以協調姿勢和交流的目光,有個互動來往;惟在線上會議,一次只有一個揚聲器、一個人講話,要想提出一個重要的論點、或贊成觀點,你必須誇張地點頭或豎起大拇指。Bailenson表示,這增加了認知負荷。

他提出了三項解決方法,首先是退出全屏幕選項縮小面部尺寸,以減少鏡頭下的大臉壓迫感。或者也在長時間的會議中,給自己一個「純語音」(Audio Only)的休息時間,關掉相機,把身體從屏幕上移開。同時,他也建議用戶在疲累時,可使用「隱藏影像」按鈕,或用照片取代。

【科技一周回顧】WhatsApp拒絕接受私隱條款或被移除帳號 Clubhouse再爆安全疑慮問題

責任編輯:曾曉汶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