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型增長的歷史積澱

宏觀解讀 12:20 2021/02/09

分享:

K型增長是不平等的經濟增長,不可避免地伴隨着全球範圍內兩極分化的不斷加劇。正如美國新任財政部長耶倫在就職信中強調的,K型增長並不是短期現象,而是由來與久的長期趨勢,「大家都擔心經歷K型複甦,但其實早在疫情之前,我們就生活在K型經濟之中,富者愈富,而另一些群體則愈來愈被忽視。

從全球來看,富裕階層在收入分配中不斷蠶食中產階級的份額,1980年至2016年,以市場滙率計算,全球前10%人群收入佔比從57.22%上升至59.95%,前1%人群收入佔比從17.85%上升至23.8%,與此同時,全球中間40%人群收入佔比從37.93%降至33.94%。從美國來看,收入和財富的重心都逐漸向富裕階層集中,中產階級和貧困階層的經濟狀況相對惡化,1960年至2019年,美國前10%人群的收入佔比從35.85%升至46.78%,財富佔比從69.92%升至71.35%;前1%人群收入佔比從13.53%升至20.52%,財富佔比從27.82%升至36.59%;後50%人群的收入佔比則從18.19%降至12.67%。從中國來看,雖然收入和財富不平等程度低於美國,但改革開放確實伴隨着兩極分化和階級固化,農村的收入不平等高於城鎮,1978年至2015年,中國前10%人群的收入佔比從27.15%升至41.43%,財富佔比從40.81%升至67.41%;前1%人群收入佔比從6.35%升至13.92%,財富佔比從15.8%升至29.63%;後50%人群的收入佔比從26.96%降至14.83%,財富佔比從16.01%降至6.44%。

全球普遍的K型增長是歷史的積澱,一系列長期因素對其提供了解釋:第一,權力失衡持續惡化利益分配過程中的不公平;第二,階級固化使得弱勢群體的利益訴求難以得到足夠重視;第三,科技加速進化和教育資源配置失衡持續擴大人力資本的鴻溝;第四,經濟政策重心集中於宏觀層面而缺乏對微觀福利的關切;第五,行業非自然壟斷的形成和強化不斷加劇兩極分化的程度;第六,全球金融市場的蓬勃發展加速了資源向強勢人群的配置,並加劇財富自然積累中的馬太效應;第七,經濟社會潛在激勵弱肉強食的叢林文化,使得弱勢群體缺乏足夠的人道主義關懷;第八,社會保障投入相對不足,持續貧困愈發普遍;第九,機會公平和起點公平受到利益藩籬和階級固化的挑戰;第十,對效率的長期追求自然引致了對公平的相應忽視。所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K型增長的長期量變帶來了社會分裂、民粹盛行的質變,而在金融市場,O型投資則是對K型增長的現實回應。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