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化生產的內外循環演進之路

宏觀解讀 11:13 2021/01/19

分享:

2020年開啓的全球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正在深刻顛覆傳統經濟的底層架構,作爲支柱之一的生產端必然也不會缺席。在疫情催化之下,數據成爲生產的基礎性要素投入,數據的交互被納入生産的核心組織形式。由此,誕生已逾百年的工業化大生產正在加速躍變爲新的生產形式──數字化生產。對於中國經濟而言,這一躍變也已經成爲「雙循環」新格局下的應有之義與大勢所趨,並有望奠定新時代「中國智造」的競爭力基石。

從內循環來看,中國的數字化生產將匹配「多元消費時代」,海量消費潜力有望將從三個方面漸次釋放。首先,新型城鎮化發展,疊加收入分配體制、社會保障體系的優化,將進一步推動消費升級的重心下沉,使其更廣泛地惠及廣大居民,由此面向大衆、低綫城鎮和農村地區的高性價比國産品牌將收穫新一輪增長。其次,90後、00後等年輕世代的經濟實力逐步崛起,疊加數字經濟的躍遷,個性化、多樣化的細分市場將茁壯成長,細分市場的領跑者有望享受年輕一代的個性化溢價,「綫上+綫下」的互動式消費將催生新的市場增量。最後,隨着中國社會消費需求從生存型向發展型轉變,疊加全球疫情時期服務進口需求的長期回流,未來國內的旅游、文娛、醫療、教育等服務類消費將獲得更寬廣的發展空間。

從外循環來看,中國的數字化生產將重塑全球增長範式。在傳統要素邊際回報遞减的歷史趨勢下,數據作爲新的要素投入,有望貢獻更高的邊際產出。尤其是在疫情擾亂全球經貿交流的困境之中,數據要素更具跨地區流動的便利性優勢,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有望圍繞數據要素進行重構。從生產效率來看,圍繞數據展開的新一輪技術革命方興未艾。無論是「硬技術」(芯片、5G、工業互聯網等),還是「軟技術」(AI、區塊鏈等),都決定了數字化生產將成爲生產效率提升的前沿陣地。當前,中國經濟的數字化升級領跑全球,同時已成爲全球價值鏈的三大中樞之一。由此,如果能加速推進數字化生產的變革,中國經濟一方面有望助力全球重構「黃金範式」、重塑國際大循環,另一方面能够從國際經貿體系的被動跟隨者升級爲主動引領者,從根本上避免脫鈎、防範外部風險。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