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自強】失明人士巧手製作點字曲奇 冀社會放下標籤平等共融

商業 12:00 2021/01/02

分享:

因患上罕見疾病意外失明的黃明慧(花花),多年來勇於突破障礙,為本港首位視障心理治療師外,更於2015年創立社企曲奇品牌。(湯炳強攝)

視障人士往往被社會標籤為弱勢,衣食住行都需要他人特別照顧,有人卻希望打破社會固有框框及標籤,為社會帶來平等與共融,增添更多正能量。

因患上罕見疾病意外失明的黃明慧(花花),多年來勇於突破障礙,除成為本港首位視障心理治療師外,更於2015年創立社企曲奇品牌,希望大眾對點字加深認識,證明「盲人唔代表咩都做唔到」,讓社會大眾放下對視障人士的各類標籤,帶來平等與共融。

【疫情見真情】隱世咖啡店自設工作坊 教授弱勢人士沖咖啡

罕見藥物過敏 8歲起失視力

花花8歲那年,因為服食感冒藥,不幸患上平均「100萬人才有1個」的罕見藥物過敏症Stevens-Johnson Syndrome(SJS),令全身皮膚和指甲腳甲脫落的同時,更奪去其視力。花花憶述指:「當時身體很差,體重只剩20至30磅,醫生也以為我會死。」豈料她幸運地活過來,卻從此失去視覺。現時她右眼完全失明,左眼隱約感受到微光。雖然如此,但她卻從不自怨自憐。

【創業兵團】博士男創業冀「精準扶貧」 疫情下可助社區自救

由於共融教學尚未普及,花花小學時仍就讀主流學校。天性開朗樂觀的她,自行研究讀書方法,還主動拉着老師說:「我寫不到字,不如默書時串字給你聽。」後來輾轉認識了莊陳有,他為花花提供義務教學,又教曉她點字,為她帶來不少鼓勵。直至中三那年,花花舉家移民加拿大,她繼續堅持學業,獲得6個獎學金升讀大學,主修心理學及經濟學雙學位,更考獲催眠治療專業證書,於2013年完成教育學士學位。

全人手製曲奇 可砌心意字句

6年前回港參加朋友的婚禮,促使她決心回流發展,並成為本地首位視障心理治療師。在一次與友人的言談間,得悉對方曾嘗試製作點字曲奇,但最終失敗收場。不願服輸的她買齊工具材料,落手落腳試做,一試成功,味道更大受好評,遂萌起開設社企的念頭,希望在其自家製的曲奇上加添有意思的字句,向大眾傳遞正面信息。

Codekey Cookies每塊曲奇的點點位置都不同,每一塊都代表一個英文字母;盒內附說明書,客人可按喜好,砌出獨一無二的字句送給親友。(湯炳強攝)

2015年,她正式成立社企Codekey Cookies,出售畫上點字的自家製曲奇,供食客邊食邊解讀每一塊曲奇。由於每塊曲奇的點點位置都不同,每一塊都代表一個英文字母,需要全人手製作,而盒內亦附有說明書,客人可以按照個人喜好,砌出獨一無二的字句送給親友。

一般人可能很難想像失明人士如何製作曲奇,但在花花眼中是一件普通不過的事。她相信只要憑信念,事前用手確認各烹調用具,如打蛋器、麵粉篩、攪拌刀等位置,以及熟悉爐具運作,其實失明人士製作曲奇並不需要很多特別的輔助工具,只需要一個發聲的電子磅,量度食材便不怕出錯。

靠網上宣傳 設工作坊贏口碑

花花笑言,不少社企可能經營2至3年已無力支撑,意外的是Codekey Cookies在沒有政府和機構資助下,竟一直收支平衡,現時每年約售1,000盒曲奇。透過她努力在網上宣傳,又開設工作坊及擺攤位等獲取口碑,客人絡繹不絕,連藝人胡杏兒結婚時也選用她的曲奇作回禮。

除了點字曲奇外,Codekey Cookie亦會在中秋佳節與知名月餅品牌合作推出酥皮奶黃月,吸引不少人訂購。(湯炳強攝)

疫情下,社企曲奇工作坊被迫暫停,加上不少婚禮延期取消,曲奇生意大受影響,整體銷售額跌至3、4成。不過,花花仍然堅毅不屈,有全職員工找到新工作,她亦鼓勵員工放膽去做,寧願自己辛苦一點兼顧雜務工作。

她強調,建立社企目的並非要賺錢,只希望鼓勵大家正視自身的弱點、勇於接受自己,消除社會上的各種負面標籤,即使失去視力,都可以繼續為社會發光發熱。

記者:施雯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