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質化數字服務鏈接「雙循環」

宏觀解讀 11:33 2020/12/29

分享:

相較供需升級、企業改革和宏觀調控有的放矢地推進「雙循環」,數字經濟則是潤物細無聲地滲透入經濟運轉的每個細枝末節,優化了「雙循環」的整體質感。其中,數字化服務的向外輻射,料將從真正意義上提升中國企業的不可替代性,使其在內外循環中更具穩定性與主動權。

以中國加入WTO爲標誌,中國經濟加速融入「外循環」,成爲全球價值鏈的重要組成部分。然而,在全球價值鏈的垂直分工體系下,中國主要參與加工製造的單一環節,迫使國內的分工趨於「扁平化」而非「垂直化」。大量的企業在功能上高度重叠,在位置上擁堵於價值鏈的低端。當下全球保護主義、孤島主義與民粹主義盛行,發達國家紛紛引導必要産能回流,全球價值鏈轉而更加强調彈性與安全,而非成本最小化,避免將加工製造環節過度集中於單一國家,加劇了中國在「外循環」中的被脫鈎風險。因此「雙循環」體系正是要攻克原有弱點,加快打造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的不可替代性。

傳統價值鏈中,中國嚴重依賴於外部技術轉移,但在數字經濟這一新的經濟形態中,中國在核心技術層和應用創新層卻均不落於人後。當前,中美在全球數字經濟中已經形成「雙頭」格局。聯合國總部發布的《2019年數字經濟報告》顯示,兩國佔區塊鏈技術所有相關專利的75%,全球物聯網支出的50%,雲計算市場的75%以上,全球70家最大數字平台公司市值的90%。數字經濟的絕對規模上,中國也僅次於美國。因此,在嶄新賽道之上把握數字經濟的先發優勢,或將成爲中國企業突破自身瓶頸、提升價值鏈功能定位的關鍵。

通過分析疫情後的企業中報數據可發現,傳統行業的頭部企業在系統性出清中成爲贏家,借助規模效應和併購整合,未來行業集中度或進一步提升。而在數字經濟中,小市值的數字經濟企業的毛利率並未出現明顯下降,「小而美」的故事仍在延續。成立時間不足5年的拼多多市值突破千億美元,不以流量爲生,卻以內容相爭,拼多多的成功更是讓我們看到了數字經濟下半場小企業突圍的可能性。相比「大而全」,企業正呈現出深耕垂直細分行業的工匠精神,標誌着互聯網企業的成長邏輯已從跑馬圈地進入精耕細作時代。而異質化的合作關係,也將從真正意義上提升中國企業的不可替代性,從而在內外循環中更具穩定性與主動權。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