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式增長的挑戰與機遇

宏觀解讀 11:14 2020/12/15

分享:

展望2021年,面對疫情衝擊,全球貨幣和財政當局在利率下限和債務上限的長期約束下超常規寬鬆,為穩定經濟起到了關鍵作用,但也極度透支了本已受限的政策空間。同時,在低基數後的普遍增速反彈下,中美將在全球經濟中發揮更為積極的作用。

經計算,自美國聯儲局於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後首次加息以來,G20新興市場經濟體與發達經濟體的加權政策利率最高分別僅上升0.73和0.92個百分點,但在2020年的全球降息潮後,截至10月底其加權政策利率較之於5年前反而分別下降了0.14和1.87個百分點,且受到利率下限約束,發達經濟體用非傳統貨幣政策急劇擴張資產負債表,2020年前10個月,美、歐、日三大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之和就從14.7萬億驟增至21.8萬億。全球財政刺激也帶動政府債務明顯躍升,公共債務存量在未來5年仍不會出現明顯下降,根據IMF預計,2020年至2025年任何一年的全球政府財政赤字也將高於2012年至2019年的最高值(3.9%),其中新興市場經濟體財政赤字超過6%將成為常態。低利率、高赤字時代貨幣當局的「財政主導」傾向可能會助長通脹預期,但新冠疫情對供需的限制,對貧富差距和消費心理的改變也會負面衝擊收入、償債能力、邊際消費傾向,疊加之下中長期的全球通脹前景將面臨很大不確定性。

2021年,全球經濟將迎來低基數後的普遍增速反彈,但橫向比較,中、美雙核仍然是全球經濟最重要的發動機。根據IMF預測,中國將是全球唯一在2020年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2021年相對2019年的增速也將達到10.3%,繼續領跑全球,而美國經濟也凸顯韌性,不僅2020年在主要發達經濟體中增速下滑最少,2021年不變價GDP也將恢復至2019年的98.7%,領先於其他主要發達經濟體。在產出缺口方面,IMF的研究也表明,中、美在2020年至2021年的平均值僅為-2.7%和-2.3%,表現好於大多數其他主要經濟體。

2021年是中國「十四五」的開局之年,從注重量和速的增長到強調升維發展將成為重要的轉折。2021年美國也將迎來新一屆政府,拜登接替特朗普入主白宮對美國經濟也有顯著影響:一方面,拜登高票當選的確定性將極大程度穩定預期,其執政後美國防疫政策有望逐步體系化,當前新冠疫情催化下經濟和社會失序的局面將有所緩解;另一方面,美國財政刺激有望較快出台,貨幣寬鬆基調未改,經濟復甦前景明朗化將明顯抬升長期美債收益率。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