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特朗普時代的中美關係格局

分析 04:00 2020/12/04

分享:

特朗普在選舉的法律訴訟中屢屢敗退,傳說他正在用他的總統特權為他的家人搞特赦,看來他大勢已去,美國快將進入後特朗普時代。世界的政經格局受中美關係影響至大,未來的幾年我們會面對着甚麼樣的一個新局面?

在對華政策上,特朗普最鮮明的標誌便是發動了一場十分無謂的貿易戰。在總統競選時,賀錦麗已向彭斯直斥,美國的貿易戰已失敗了。最近讀到IMF的前第一副總裁、國際貿易權威學者顧路格(Anne Krueger)的文章,她更坦言美國對華的貿易戰已全面徹底地失敗,用特朗普自己預設的指標,沒有一項是達標的,例如美國對中國的出口,比原先的目標還欠47%,飛機出口更遠低於從前,達標程度只得18%。

貿戰無損華制度自信

其實在貿易戰的初期,主流經濟學家一早便知特朗普的貿易戰根本不是減少美國貿赤的工具,但當時也有人抱着僥倖心態,以為貿易戰可成為一種逼中國就範的工具,使她改變自己的行為及發展模式。但事實證明,此等主觀願望仍是基於對中國國情的不了解,到今天,我們哪有看到中國在制度問題或核心利益上對美國有甚麼屈服?有的只是中國耍了些太極,到最後,中國仍是保持了制度自信,連在新冠疫情下還是發展得好好的,在主要國家中經濟第一個反彈,我相信今年2%的經濟增長應不難做到,明年應有8%以上。

拜登的幕僚很多都不信特朗普那一套有用。貿易戰既然失敗,拜登上任後,有可能把不少關稅逐步撤掉。除了關稅根本不利美國的消費者外,很多都違反世貿組織規定。奧巴馬年代美國搞了個排斥中國的自由貿易組織TPP,但特朗普把它廢掉,現在中國卻與東盟及亞太區多個國家組建了另一自由貿易協議RCEP,規模竟是世界最大的,美國卻並非成員,美國顯然吃了虧。這次失招與特朗普的單邊主義政策有關,他以為美國既是霸主,對各國分開來個別欺負較為容易,所以不願跟從國際組織的規則,但此舉使美國失去不少盟國的信任。拜登有見及此,應不願重蹈覆轍。他可能會做的,是回歸多邊主義,在各全球組織中重拾旗鼓。這策略與特朗普不同,目的卻一致,便是遏制中國,換言之,拜登知道美國若要對付中國,實力有點單薄,她需要拉攏多些國家來共同遏制中國。

由此觀之,美國會重回世衞組織,也不會像過去幾年般力圖癱瘓世貿組織,香港政府要求世貿仲裁美國強迫香港商品不能用「香港製造」的標籤,可望有轉機。在世貿框架中,過去幾年的關稅混戰或會部分消退。

西方以無端批評紓壓

不過,貿易戰中包含有關稅戰以外的高科技產品禁運,這也是科技戰的一部分。此種禁運,已嚴重打擊了全球的供應鏈,多方受損。美國的芯片公司失去一大片中國市場,未來能否盈利存疑。中國需要的芯片及其他高科技產品受阻,自然也打擊了中國企業的利潤,這樣便不得不使中國(及其他一些國家)重新思考,與美國經濟上互相依存是否風險過大?特朗普一役,已使包括中國在內的不少國家對美國起了戒心,不得不考慮在戰略性產品上走自力更生之路,多作本國的投資與發展。此種趨勢不利各國發揮自己的比較優勢,全球化會有所倒退,世界經濟也會受損,拜登就算要廢掉特朗普的一些政策,別人也總會問,有超過7千萬人投票支持特朗普,會否將來特朗普式的政策會捲土重來?我估計拜登政府或許會放寬一些禁運,但中國已假設美國將來還會搞各種動作,在關鍵科技上增加自我研發的力度,不會改變。

貿易戰科技戰以外還有地緣政治爭鬥。中國近年軍事力量發展迅速,在中國近岸若起戰事,美國討不了好。既然如此,熱戰不易打得起來,美國因而要用其他方法遏制中國的冒起。聰明的國家是不會願意在中美之間選邊站的,就算像澳洲此等親美政府,也絕不願失去中國的市場。

在政治制度及意識形態上,西方國家會有不少困擾。中國的制度與她們完全不同,但經濟表現及抗疫的成績卻優勝太多。一個制度的好壞要由它能否使人民幸福少災少難來判斷,中國的成功豈不會對這些國家構成重大心理壓力?要平衡此點,無端的批評中國是心理的需要。

中國面對這些局面會怎樣回應?我相信中國已放棄韜光養晦的路綫,既然國力已成氣候,便不會忍氣吞聲,會事事針鋒相對。世界未來還會有很多爭吵,這也不是壞事,在經濟或國際關係上有衝突,總比中美雙方在軍事上大打出手好得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