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與香港黑暴的攬炒共性

分析 04:00 2020/11/20

分享:

在香港,我若與人提起特朗普,最常見的反應便是聽者不自覺的面露會心一笑。他們不是支持特朗普,而是喜見有此活寶不斷的挑戰正常人的三觀,日日的瘋癲使人有如看笑片,這給飽受黑暴與疫情肆虐的港人總會帶來一絲歡樂。不過,在網絡上,我們也可確知,香港也有那麼一批奇人與特朗普惺惺相惜,無論他給美國人帶來多少痛苦與死亡,這些人也會視他為美國史上最偉大的總統。要知道,這些人與內地稱特朗普為「川建國」的「支持者」不同,後者認為特朗普的癲狂對美國不利對中國有利,前者則對他有強烈認同感。看這些香港的特朗普粉絲的言論,我估計其中不少是黑暴的參與者或同情者,究竟他們與特朗普精神上有何共通處?

妄想症遏抑客觀分析

幾年前偶然讀到一位在耶魯大學醫學院任教的精神病女法醫李本迪(Bandy Lee,是韓裔美國人,我不知她的漢字譯名)所寫的文章,她直言經過她長期觀察並斷症後,肯定特朗普是一個精神病患者,而且頗為嚴重。此位法醫來頭不小,她也是美國全國精神健康研究會的會長,也是防止暴力的專家,大約一、兩年前,她還聯同過多名精神病專家發表聲明,指出讓特朗普做總統十分危險,必要緊密監察之。她發表這些言論會否純粹出於政治考量?我看不是,因為從前她較細緻的分析,今天看來,是驚人的準確。近日她又多次撰文及接受訪問,發出警告,在明年1月20日特朗普落台前,是非常危險的時期,他會用盡一切辦法賴死不走,而且有可能把失敗的憤怒諉過於人,向全國報復。

經濟學家看問題,多從理性角度出發,雖也有人用經濟學工具分析精神病患者的行為,而且有點成績,但終究這不是分析非理性行為的就手工具,讀讀精神病學專家的觀點,總是有益有建設性的。在李本迪眼中,特朗普有甚麼病情?

他是個自戀狂,不能容忍別人對他的不認同,違者必會被報復,此點在他任用和解僱官員的紀錄中,我們已可充分見到。但他同時患上了妄想症,卻不能不使我們警惕。他至今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還是不斷指控選舉舞弊,依然擺出下一屆總統都會屬於他的架勢,絕不承認失敗。究竟他是真心相信還是又在謊話連篇「死頂」?按照精神病專家的分析,是二者皆有。妄想症患者其實是知道事實的,但真實對他們的心理創傷太大,他們承受不了,所以硬是貫徹鴕鳥精神把對真實的認知遏抑下去,不去解碰,只是把那些虛幻的希望當作真實,不這樣做比叫他們死去可能更不可忍受。

反觀香港的黑暴分子,他們不是也有相同的妄想心態嗎?我讀過好些港獨「理論家」的文章,無例外地發現他們的邏輯鏈完全斷裂,主觀喜好大於客觀分析。他們以妄想來導引行事,今天被人封得死死的,而且將來只會更甚,正是因依靠妄想是不可能成功的。

誤以為自己替天行道

若說特朗普及他的支持者毫無道德觀念也是不準確的。特朗普雖行為自私、沒有同理心,甚至有虐待狂傾向,但他和其追隨者絕不會認為自己不道德。疫情中他累死25萬美國人他會毫不在意,因為他的病徵之一是有着一種救世主情意結(Savior Complex),不斷地誤以為自己在替天行道,反對他的皆屬逆天而行的壞分子,所以他面對批評時的習慣性回應絕不會是自我檢討,而是暴怒地報仇雪恨。此種憤怒不是裝出來的,他的行為是受所謂的「原始大腦」所驅使,這部分的大腦動力來自情緒,不是理性,但十分強大,你與他說理是無用的,他為了精神心理的存亡,會義無反顧地與你拼死。

香港的黑暴雖然都是「政治巨嬰」,但他們與部分傳媒都會自以為站在道德高地,任何人不同意他們,各種暴烈語言便會泉湧而出,這些人使用暴力毫不出奇。比較一下特朗普與他在美國的極右支持者「驕傲男孩」,及香港的黑暴分子,我們難道看不到大家都是一脈相承嗎?

香港有攬炒之說,據李本迪的分析,特朗普一樣不介意攬炒。美國當今疫情恐怖,大家皆知,他應與拜登及早做好抗疫的交接工作,才可更有效的抗疫。但他會答應嗎?特朗普一生人都在玩法外遊戲以維持自己的利益,一旦失去總統寶座,他便再不能享受到這個職位帶來的榮耀與粉絲的崇拜,這對有病態的他而言,是生不如死,既然別人的死活他不會在意,那麼攬炒便是一種他自以為有效的討價還價及報復的手段,他完全可走上此路,所以未來兩個月美國是處於嚴峻危機中,能希望的只是其制度及有識之士能制約到他。我過去一直不明白為何香港的攬炒派可視無辜市民的損失為無物,還膽敢以為自己很道德,讀懂了精神病學家對特朗普的斷症,倒是釋去一些疑惑。

特朗普若無支持者,便幹不出甚麼事來,精神病學家也指出過,數以百萬計的人也可被身在高位有影響力的病患者感染到。最有效減少創傷的方法便是隔絕其影響力,這也是李本迪的建議。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特朗普還剩約兩個月任期,這段時間美國勢陷嚴峻危機。(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