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賞事成】黃明樂:我要充電之假如我是一部電話

名人薈萃 13:12 2020/10/16

分享:

疫情第四波,經濟每下愈況,打工仔飯碗不保固然閉翳,僥幸保得住飯碗的也不見得好過。

耀興(化名)是裁員潮的倖存者,刻下一個頂三個,做埋兩位離職同事嗰份。他來找我,因為「就快Burnt out,想度下如何更高效地啃晒所有工作,找回作息平衡」。

耀興說話語速高,行動節奏快。我邀請他先坐下,喝杯茶,關上手機慢慢談。「不行!」他打斷了我。「公司隨時有事找我,我不關手機。」我告訴他,我們只談一小時,不如跟公司說一下,有事一小時後回覆?「不行!」他說,一小時太長了,頂多每20分鐘看一看手機才安心。

我請耀興描述一下目前的作息狀況。聽起來他的工作量既多且急,總是失驚無神山泥傾瀉般塌下來,每次都要博到盡去完成,然後報復式睡覺,但就算睡個三日三夜,元氣都恢復不了,然後下一個山泥傾瀉又來襲。他說,從前不是這樣的,無論衝得多快,只要睡一覺,就可以再來過。「從前是多久以前?」我問。「三數年前。」耀興人到中年,言談間提及自己兩年前做動過一次大手術。

「你覺得自己的狀態跟3年前有何分別?」我問。他的眼神仍離不開手機,手指在屏幕上遊走,沒聽到我在說甚麼。「弊!」他忽然大叫。「怎麼了?」我問。「電話無電!明明今早叉足電才過來的。」他說。

我看着他乾着急,隨口問:「這電話用多久了?」「幾年。」「差電的速度,跟新買時有無分別?」「愈來愈慢。」「耗電的速度?」「愈來愈快。」我沒再追問。他察覺到我的沈默,忽然放下電話:「反正死機了,我們專心談談吧。」

Low Battery的自我覺察

後來,耀興給自己設計了一個有趣的功課——假如我是一部電話——為自己紀錄一個「電量表」,每當感受到身體「low battery」,就記下日期時間。

兩星期後,耀興發現,原來每天他都有4、5次自覺身心俱疲「low battery」。「當時你怎麼辦?」我問。「咬緊牙關繼續做埋佢囉。」「你沒停下歇一歇?」「不行!人生苦短,我想在有生之年多做點事!」

謎底終於揭開。原來令耀興失去作息平衡的,並不全是經濟壓力,而是內心那種「害怕有生之年做不完想做的事」的焦慮。「不如未來兩周,每次low battery,試試停下所有事情,5分鐘內甚麼都不做,就5分鐘而已,好嗎?」他有點猶疑,但也點頭說試試。兩周後,耀興盤點了一下工作進度,發現那些短暫的休息,並沒有拖慢工作。於是我們又作了另一個嘗試:每看一次手機,就要額外休息5分鐘。

如是者,一向博到盡的他,休息的次數增加了。但勤奮的他,因為不想常常休息,惟有減少看手機的次數。此消彼長,數月下來,他竟沒有了山泥傾瀉的窒息感,也沒有了報復式睡覺的欲望,工作量雖然沒有減少,但應付起來的心情,卻平靜多了。

耀興總結這段日子以來的最大領悟:博到盡,不等於做得多,也不等於做得好,更不等於做得開心。有生之年,要做多點事,但不急於一次過做完所有事,會有助延長有生之年。香港人的日子愈來愈難捱,但願我們都能適時為情緒叉電,保住命仔,延年益壽,做更多開心事。

撰文 : 黃明樂 「心.導.賞」創辦人

欄名 : 心賞事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