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的R房@iM網欄】蛇出沒注意! 遇蛇記得影大頭

名人薈萃 09:02 2020/10/19

分享:

本港新冠肺炎的疫情仍然反覆,市民未能於假期期間離港外遊,假日到郊外遠足已變成市民的新常態。秋高氣爽,適逢中秋節及國慶假期,市民紛紛到郊外遠足舒展筋骨。 正所謂「秋風起,三蛇肥」,秋天是蛇類頻繁出沒的季節,我們到郊外欣賞風景時也要小心「蛇出沒注意」。

今天救護員送來一位40多歲的行山人士,他與友人結伴到大潭水塘行山時不慎滑倒,便自然反射地伸手抓住山邊樹枝,可是隨之而來的卻是突然感到中指被咬的劇痛,令他尖叫起來。幸好其同行友人是行山老手,當時他見到一條青蛇找路離開,便隨即用手機影下「兇徒」容貌並認出「兇徒」為有毒的青竹蛇。

市民不幸被蛇咬的處理方法如下:保持冷靜,別慌亂,用手機拍下或盡量記下蛇的外貌,立即坐下,報警求助以送院治理。 因被咬傷的患肢可能會紅腫,因此建議把飾物(如手錶、手鐲或指環等等)除下。請放心,香港四通八達而在本港任何地方到鄰近醫院的路程都相對短,因此很少會有中蛇毒死亡的例子。

其實拍下蛇照是讓醫生鑒別蛇的種類以作合適治療。事實上急症室醫生希望這些相片能大特寫蛇的頭,身及尾部(如果當時能拍多幾張相就更加好)。以上述個案為例,青竹蛇與翠青蛇的外貌相似而容易被混淆誤認。毒蛇有四大家族,牠們分别是游蛇科(Colubridae)、眼鏡蛇科(Elapidae)、海蛇科(Hydrophiidae)及蝮蛇科(Viperidae)。青竹蛇(Bamboo snake)是本港常見毒蛇之一,牠屬蝮蛇科,其學名為白唇竹葉青(Trimeresurus albolabris),令人聯想起「今晚阿蛇(sir) 請食飯……飲杯竹葉青」{暴露年齡系列}。青竹蛇的蛇頭呈三角形,有頰窩(這是蝮蛇科的特徵,即是在眼與鼻孔之間具頰凹位,內有感熱細胞探測熱力以助牠們捕獵熱血動物),其瞳孔垂直,雌性青竹蛇的側鱗與腹交界處有一條黃色線,而雄性青竹蛇則有白色線,其尾巴為紅色或枯葉棕色;而翠青蛇的蛇頭則呈圓橢形,其瞳孔圓形,體側沒有白線,蛇尾為綠色。

上述病人到達急症室時神智清醒,其血壓及血氧正常,沒有出現休克徵狀,情況不算令人憂慮,可是其友人郤顯得非常緊張並要求替病人打血清解毒。市民普遍從紀錄片得知毒蛇有多毒,因而認定被毒蛇咬一定會中毒。然而統計發現超過 20 % 的毒蛇咬為無毒的dry bite,即是毒蛇咬人時發空炮,沒有射出毒液,因此患者不會中毒。其實人類不是毒蛇的獵物,且製造毒素需要成本,牠們為了節省資源而dry bite。

除了從蛇照鑒別種類外,醫生亦可從患者傷口上的齒印、局部中毒徴狀及系统性徵狀以作區別:非毒蛇造成的齒印會由多個細少淺刺孔組成並呈弧形排列;而毒蛇的毒牙較大較長,其齒印則像吸血殭屍牙印般呈兩個明顯深洞。局部中毒徵狀為患處出現紅腫、瘀斑、起水泡、出血、組織壞死、局部淋巴結發炎及罕見的腔室間隔症候群(Compartment syndrome)。 青竹蛇毒的系统性中毒徵狀主要為凝血問題。比較小見的有頭暈、嘔吐、低血壓、休克及急性腎衰竭。

診斷凝血問題的方法除了抽血送化驗室檢測外,還有一個名叫20分鐘全血凝血測試(20MWBCT) 的床邊測試。方法是把病人1至2毫升 的靜脈血液放入一玻璃瓶,然後在室溫靜止放置20分鐘,期間不要搖動血液,20分鐘把玻璃瓶倒轉,若血液沒有凝固,則顯示檢測結果呈陽性,代表病人出現凝血病變。至於被蛇咬的治療方法,醫生會因應病人情況作適切治療,唯即使病人沒有中蛇毒,他也需在急症病房接受至少12小時的觀察;若患處出現輕微的局部中毒徵狀(例如在1小時内腫脹不多於10cm),醫生會施行支援性治療,當中包括傷口處理、處方止痛藥及抗生素治療。 一旦出現任何系統性中毒徵狀,便需處方抗蛇毒血清解毒。血清解毒的機制是利用抗蛇毒抗體去中和蛇毒,是抗原抗體反應。本港採用的青足蛇抗蛇毒血清是從泰國進口,其製造過程是先把蛇毒注入馬的身體來刺激馬產生抗蛇毒抗體,然後採集馬血,馬血經過去除血細胞後變成抗蛇毒血漿,最後把血漿進行酵素切割處理,便成抗蛇毒血清。

病人手部腫脹的情況在1小時後由手指擴大至手腕,這顯示其中毒徵狀出現惡化,在解釋相關治療風險後,我們決定採用抗蛇毒血清治療。因病人在接受這治療時或有機會出現痙攣、其他過敏反應甚至致命的過敏性休克,所以他被安排在急救房內進行治療和接受緊密監察;在治療前醫護人員會先為病人注射抗敏感葯和類固醇以防過敏反應,同時亦會準備腎上腺素備用。由於病人被蛇咬的位置正是手指屈肌腱經過的地方,這會增加其患上皮膚壞死或感染性筋膜炎的風險,因此他於接受血清治療後獲安排入住東區醫院骨科病房作進一步跟進。順帶一提,東區醫院設有高壓倉,為患上壞死或感染組織的病人提供高壓氧治療。

根據紀錄,這病人只接受了一次抗蛇毒血清治療,其紅腫肢體沒再鄺大,他對抗蛇毒血清無過感反應,其傷口愈合情況良好,沒有出現皮膚壞死或感染,不用接受清創手術或筋膜切開術,他於留醫三日後出院。

筆者認為醫生對生命總抱有一種尊重。在處理被蛇咬的個案時,筆者個人認為拍蛇照已很足夠。如果蛇是活捉到來,我們會把牠交予嘉道理農塲的獸醫,他們會把蛇醫好,然後再放生到郊外以維持自然生態的生物多樣性。曾遇過一些個案是條蛇被人就地正法,私了後把蛇屍帶來。其實蛇只是大自然的一份子,多數是人類侵入了牠們的家園,因此希望大家行山時若遇見牠能網開一面。

作者_袁智傑醫生簡介:

九七回歸後,開始在香港行醫。大部分時間於急症室工作。小部分時間去過中毒咨詢中心,離島的門診及長洲醫院工作。一個本土培訓出來的急症科醫生。

更多小院的R房@袁智傑醫生的文章請按此
如欲查看更多iMoney網上專欄的內容請按此
即睇iMoney全新網站【 imoneymag.com
#即Like iMoney智富雜誌 專頁【設定為 搶先看/See First】搶盡投資先機!

 

撰文 : 袁智傑醫生

欄名 : 小院的R房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