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 中招後形勢

分析 04:00 2020/10/09

分享:

歷史處於大變的前夕,必有種種奇怪的事情發生。當大家正在猜測傳聞中的「10月驚奇」會是甚麼一回事時,10月的第一天便鬧出了一齣荒謬劇,一向自以為可戰無不勝、輕視新冠病毒的特朗普竟如平民一樣,染此惡疾。

幸災樂禍是不應該的,但從美國以至世界各地人民的反應看來,很大比例的人似乎都認為他是活該。特朗普喜歡自吹自擂、不戴口罩、不理社交距離,對科學家的警告毫不尊重,飲下消毒水治病的主張深入民心,凡此種種荒謬,我們早已見慣見熟,他自己中招,本來可視作合乎邏輯天理,但在競選開始進入白熱化階段時鬧出此事,我們還是不免要嘆句「人在做,天在看」。

回白宮播毒 不重視別人生命

在此事件中,我們也可再次領略特朗普及其團夥的自私性格。《紐約時報》有篇報道,詳列出在不同的官方場合有哪些人中了招、有哪些人檢測時仍只是陰性。禍源之一似是上月底在白宮玫瑰園為巴雷特女士提名最高法院法官所舉辦的儀式。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又無人戴口罩,社交距離亦無有效落實,沒有人中招才怪!特朗普入院後不久竟然要乘車出巡,在電視所見,在密封的車廂內,坐在他前面的工作人員只是戴了個口罩,看不到其他的裝備,這是很高危的安排,特朗普又哪有理會他隨員的死活?反觀在武漢抗疫期間,醫護人員穿上兩層防護衣、口罩、面罩、護目鏡、頭罩、手套及鞋套,這才是對生命負責!現在特朗普又回到白宮播毒,他重視別人的生命嗎?

特朗普中招,立時引發了一場可能出現的憲制危機。假如只是特朗普中招,就算他病得氣若游絲,甚至駕崩,最多只是他的任期提早結束而已。但若拜登也一樣垮了,誰會當上總統?在制度上,美國倒也有清楚的規章制度應付此種情況,但政治上卻難免會有重大危機。我回看了當夜總統辯論,深感危機四伏。兩位主角相距有3、4米左右,本也屬安全距離,但特朗普以進攻掩蓋其失誤,口沫橫飛,放出的飛劍似可無遠弗屆,3、4米的距離未必足夠。最無辜的是坐在台下不遠處的主持華萊士,特朗普的飛劍從高處襲來,年過70的華萊士並無面罩保護,不知能否頂得住?我較擔心的是假如兩位主角都要退下火綫,變成當過副總統的彭斯與曝光率不足的賀錦麗之爭,比特朗普陰險但同時說謊面不改容的彭斯有可能冷手執個熱煎堆,則大局不妙矣。

倘若拜登健健康康,以目前形勢看來,特朗普有太多不能自圓其說的把柄被不少美國人民看通,拜登應可勝出。有幾件事可看到特朗普形勢的不妙。第一,美國頂尖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學報》34位編輯聯署譴責特朗普,認為他把一場危機變成悲劇,必須離任;第二,與芝加哥大學有關連的「國民意見研究中心」(NORC)發表報告,指56%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政府要負起目前疫情的責任,47%則認為外國政府要負責,把責任推至世衞的則有39%。要知道,美國官方的宣傳,一直都是要諉過於中國,但看來這場甩鍋宣傳也只能騙到少數美國人;第三,白宮的御醫康利(Sean Conley)本是個軍隊中的骨科醫生,他醫術如何不得而知,但軍人服從命令,他一再不肯公布特朗普病情的細節,使人生疑。我不少醫生朋友對特朗普出院及治療的手段大感懷疑,似乎是特朗普下了命令要人閉嘴。若他情況大好,當然不用閉嘴,他用的治療方案使我不由聯想起武俠小說中常有的情節,一些快將油盡燈枯的人往往要求別人渡些真氣過去或吃些藥物刺激一下勉強充撑一會兒,特朗普為求勝出選舉,做出怪事也不出奇。

倘輸掉大選 將面對逃稅官司

誰當總統對中國更有利?內地人民有把特朗普喚作「川建國」,建的是甚麼國?是中國!因他的胡來,對中國人民因百年屈辱而過度崇洋起了很大的療效,這是中國自己如何宣傳都起不到的成果。若特朗普連任,此種思想教育的成效會更能鞏固。不過,特朗普此人上任後講了2萬多次謊話,用一個指鹿為馬的人控制着核彈,對世界太過危險,所以我還是希望他不能連任。至於拜登是否對世界有利,見仁見智,我們也不能太過樂觀。

未來的1個月很可能仍好戲連場。特朗普若輸掉,立時便有官司纏身,據說南加州的法院已有逃稅官司等着他,因有5年限期,若他能連任,則可解此危,所以他有強大的誘因要贏出選舉。只是美國經過特朗普的4年折騰,元氣也不易恢復過來,此事好壞參半,從中國的角度看,超越美國的日期會提早,壞的是美國衰落對世界經濟也不利,人類命運的確是個共同體。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特朗普在總統辯論上口沫橫飛,置拜登及主持華萊士於感染危機。(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