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分析】大法官提名角力 特朗普沒有鬆手餘地

環球政治 15:17 2020/09/21

分享: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人稱RBG)病逝,觸發兩黨新一輪角力,共和黨特朗普尋求極速提名新人選,民主黨拜登則倡議該由11月大選勝出者決定人選。不過,特朗普根本不會有一絲鬆手的念頭,無論是為自己抑或為共和黨。

  • 民主黨阻撓大法官迅速提名
  • 共和黨急需勝利,振奮士氣
  • 縱讓步也無掌聲,特難讓步

【美國大選】大法官空缺再掀兩黨鬥爭 勢成共和黨囊中物 【下一頁】

【美國大選】特朗普將提名女性大法官 拜登倡由總統當選者決定人選 【下一頁】

大法官任命之所以觸發兩黨劇鬥,原因有二。

其一,特朗普任內已提名2名大法官,如果再提名法官填補金斯伯格的空缺,便令他經手提名的大法官增至3人,較近年總統最多提名2人的慣例都要多。

其二,最高法院合共9名大法官,外界大致把他們分成自由派和保守派,前者立場跟民主黨接近,大多由民主黨總統提名;後者傾向共和黨相近,也主要由共和黨總統提名。

目前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大法官比例為5比4,而病逝的金斯伯格屬於自由派,令自由派大法官僅餘3人。特朗普顯然只會提名保守派,勢令保守派大法官人數增至6人,進一步力壓自由派。

由於大法官有權力判決美國社會一些涉及重大爭議問題的案件,例如擁槍權、合法墮胎等,且任命屬終身制,故影響力是深遠持久,令民主黨對今次提名角力十分緊張。

拜登以至整個民主黨都竭力阻撓共和黨迅速通過提名,要求待大選之後,由新一屆總統決定提名,又批評特朗普濫權。自由派的主流輿論也隨之起舞,甚至搬出已逝之人,指金斯伯格生前也希望由下屆總統決定接任人選。

然而,大法官出現空缺,總統就有權提名,法理上完全沒問題。至於提名處理是快是慢,則視乎總統和參議院判斷。

特朗普要迅速處理提名,鞏固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優勢,以至有輿論認為大選結果可能鬧爭議而需要最高法院解決,但這些都是後話。特朗普跟共和黨還有更迫在眉睫的考慮,就是大選。

【美國大選】佩洛西拒排除再彈劾特朗普 阻大法官任命 【下一頁】

【美國大選】「特朗普濫用權力」拜登爭取推遲大法官提名投票 【下一頁】

共和黨在大選形勢目前普遍被看淡。圖為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

目前主流民調普遍顯示,特朗普跟共和黨在大選的勝算不高,不只特朗普未必能夠連任,共和黨也可能守不住參議院多數。因此,他們急需一次明顯壓過民主黨的勝利,藉此鼓舞己方士氣,讓支持者不要輕言放棄投票,而參議院的大法官提名較勁,正好讓共和黨取得一次顯而易見的勝利。

況且,以特朗普莫讓天下人負我的想法,就算同意讓下屆總統來決定人選,也不會為他在反對者或主流輿論贏得支持和掌聲,對選情根本全無幫助下,向來以自己為先的他,又怎可能作出讓步。

金斯伯格病逝,讓最高法院失去一名女性大法官,素來被指蔑視女性的特朗普明言會提名女性人選填補,並不是他突然轉性,只是他明白時間有限,故希望以外間反對聲音最少的方式來填補空缺,務求快刀斬亂麻。

反過來,特朗普表明提名男性,肯定會惹來反對者和主流輿論鋪天蓋地的批評,對急於討好保守支持者的特朗普而言,絕非甚麼上算。

特朗普已鐵定心腸,只顧好好鞏固己方支持者陣營,不會在提名大法官如此影響深遠之事上鬆手,漠視最高法院勢力平衡這個對美國社會非常重要的理念。若他最終成功闖關,買單的也是當日投票選他出來的美國人。

【美國大選】特朗普屬意大法官人選 據報同為保守天主教徒 【下一頁】

【美國大選】大法官空缺或刺激大選投票率 民主、共和誰得益? 【下一頁】

撰文 : 陳啟賢

欄名 : 國金札記+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