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共融】助「星星的孩子」飛翔 社企聘自閉患者適應職場

商業 09:00 2020/09/19

分享:

李瑞謙(右)及劉詠珊(左)因兒子患上自閉症,憂慮孩子難以投入社會及職場工作,決定成立社企「安其兒」及工場星星堂,為自閉症青年提供就業及培訓機會。

被稱為「星星的孩子」的自閉症患者,因不善表達和溝通,恍如獨居於自己的星球,神秘莫測。即使有不凡的潛能,在職場上都容易碰壁,就業充滿困難。育有自閉症孩子的李瑞謙(Daisy)及劉詠珊(Jo),憂慮孩子長大後孤立無助,難以投入社會及職場,於是決定成立社企「安其兒」,透過食物工場「星星堂」製作各類手工食品,為自閉症青年提供就業機會,培養自立能力。

>>>【職場共融】港交所夥殘疾組織 推動職場多元化

>>>【職場共融】視障資優生創社群 助殘疾同路人就業

安其兒創辦人Daisy和Jo的兒子,均是在幼稚園期間證實患上自閉症。Daisy表示,作為母親,從不強求孩子能力有多強,只希望有一天若父母都不在身邊,他們能自己生存下去。

重視規律和程序 外界難理解

兩人慨歎,自閉症人士不懂人情世故,在需要面面俱圓的職場、社會上生存,的確困難重重。Daisy引述協康會的報告指,自閉症人士的就業人數屬所有殘疾人士中最少,而且不足5成受訪者能維持一份工作超過一年。她解釋,自閉症孩子很有原則,重視規律和程序,特別看重「準時」上下班。

員工欣欣(中)話不多,但做事認真細心,獲得Daisy(右)和Jo(左)不少讚賞。(黃建輝攝)

Daisy透露,有次兒子上班時因交通阻礙而遲到3分鐘,一回到工場就大發脾氣;亦有員工曾經一踏入下班時間,在送外賣途中就把外賣放到垃圾桶,令她哭笑不得。

Jo補充,外界難理解自閉症患者的想法,僱主有機會因他們的錯誤而開口大罵,同事也難與他們合作,令自閉患者失去自信。兩人認為:

難以要求其他人一世遷就他們,倒不如讓他們先適應社會,慢慢教導他們待人接物,學習應有的工作態度。

她們決定利用自己的經驗,於2017年申請民政署的「夥伴倡自強基金」資助,以及自行墊支過百萬設立工場星星堂,並以稍微高於市價的工資,聘請自閉症青年,製作午餐飯盒、曲奇、花茶等,並送外賣到附近工廈。近日更因應中秋節,製作陳皮豆沙和蛋黃蓮蓉迷你月餅。

因應中秋節,星星堂近日製作陳皮豆沙和蛋黃蓮蓉迷你月餅等。(黃建輝攝)

員工學有所成 包辦所有工序

阿輝是星星堂第一批聘請的全職自閉症學員,現時已工作超過兩年半,可算是星星堂的大師兄。他透露,自己從未有工作經驗,一開始甚麼都不懂,現時已可一手包辦製作午餐飯盒、花茶包和手工麵的所有工序,甚至可以獨自一次將5至6個外賣送到隔壁工廠大廈。

阿輝是星星堂第一批聘請的全職自閉症學員,從一開始甚麼都不懂,現時已可一手包辦製作午餐飯盒、花茶包和手工麵的所有工序。(黃建輝攝)

阿輝直言,其實一開始相當不理解為何要工作,甚至一直有想辭職的心。惟Daisy及Jo的耐心教導,加上送外賣時與顧客維繫了不錯的關係,令他相當不捨。

望社企成橋樑 教導待人接物

Daisy直言,她們並非要賺錢,只希望能提供自閉症患者一個學習及就業機會,體會職場文化,讓他們畢業後有過渡期,做好生理及心理準備才投身職場。

其實星星堂只是一座橋樑,我從不希望他們長期留在這裏,而是可以展翅高飛,在職場找到適合的工作。

兩人多次強調,自閉症人士並非如外界所想的難相處。他們能夠改變及適應新事物,只是需要更多的時間、耐心及包容。

創辦人Daisy和Jo多次強調,自閉症人士並非如外界所想的難相處。他們能夠改變及適應新事物,只是需要更多的時間、耐心及包容。(黃建輝攝)

Jo笑言自己是「長氣婆」,會解釋代替責罵,並直接指出錯誤,避免暗示,解釋至他們明白為止。「就好像要準時下班的那位送外賣員工,我告訴他要先完成工作,不然顧客會沒有東西吃,同時我也會付他加班費。後來他明白道理,甚至主動提出幫忙送完外賣才走。」Daisy笑指,看到他們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練後有所轉變,這種回報比賺錢來得還要開心。

>>>【疫情有心人】製作環保、針對長者需求服飾 宣揚社區共融

記者:曾曉汶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