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口 離家出走】岑皓軒:下半年會出現「報復性旅遊」?

名人薈萃 19:56 2020/09/05

分享:

早前日本宣布解除緊急狀態,正當大家都仍然未知道甚麼時候才可以再次去旅行時,全世界的旅遊業都各自找方法「生存」!對於香港人來說,過往幾年一直有不少人在香港以外的地方投資海外物業然後轉變為民宿。筆者認識不少香港朋友,他們分別在台灣/泰國/日本/澳洲/加拿大甚至芬蘭,都有物業改為Airbnb形式出租。由2015年至2019年,都有不錯的回報。

【一家四口 離家出走】馬漪楠:異國姻緣開創足球學校:【下一頁

去年,筆者跟一些日本朋友吃飯時,他們說起要經營一間民宿去做遊客生意。他們一些是企業中層職員,一些是補習社老師。筆者問他們是否知道經營民宿的竅門,但他們就連怎樣找人做清潔,如何在Airbnb獲得Superhost等的技巧未做研究,更不用說如何去申請獲得民宿牌照。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們有一些空置已久的物業,以及一些積蓄,希望可以跟其他「先行者」一樣賺遊客錢。

投資物業未來的出路

2020年初,疫情使全球各國都封關鎖國。國際旅遊大減之際,原本用作民宿的物業也全部空置着。如果這些民宿本身是全資付清的,那麼你只是損失時間值(例如是差餉地租等必要稅項及水電煤的最低消費)。但如果你的物業是有按揭的,又或者是以長租方式(二房東身份)去管理這些民宿,那麼很大機會你前幾年所賺的,就要「回吐」出來。

正如香港一些酒店需要把房間變成「月租」方式出租,相信未來在世界各地的民宿也會走同一條路,就是把這些優質物業出租給當地人。問題是,究竟有幾多當地人可以租得起這些經過高成本投資的物業?如果物業在大城市裏,人口夠密集的話,要吸納消化這些物業都不太難。然而,如果你的民宿物業是在度假區的話,就未必可以「有這支歌仔唱」。

報復性旅遊存不確定性

事實上,自從去年年中開始(那時還未有疫情),筆者已經留意到開始有一些原本經營民宿的公司,低調地把不賺錢的民宿希望轉手給其他有意經營者。如果一家經營民宿的公司把自己收益低的物業出售,「換馬」至更高收益的項目,這本來是「民宿組合優化」的合理商業行為。但依筆者觀察,他們把民宿脫手之後,並未有再進一步擴大自己的組合,似乎是「去槓桿」多過「組合優化」。

幾個月前,有幸訪問了一些在日本投資酒店的開發商,他們在沖繩也剛剛有些新酒店(200個房間)快要開幕。遇上突如其來的疫症,他們雖然把酒店開業日期押後,但也樂觀的說:「人們始終都要去旅行的!」不過,一些外國網站的問卷調查顯示,當疫情結束時,最想做的是甚麼,排第一的是跟朋友見面,第二是去餐廳食飯,第三才是去旅行。所以,無論是從業界,甚至是消費者方面看,對於「報復性旅遊」出現的機會都是審慎樂觀。然而,最大的因素卻是取決於各國政府何時放寬國際旅遊的時間及放寬措施的程度。

撰文 : 岑皓軒 英國倫敦帝國學院工程學士,前金融機構投資經理,崇尚自由快活主義,著有《劈炮吾撈》、《佔領資產》、《全家變泰》等。

欄名 : 一家四口 離家出走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