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公園】閉園直擊纜車維修員工作 入職有兩大條件?

商業 21:26 2020/08/12

分享:

海洋公園纜車部經理葉沛成表示,從未試過閉園這麼久,維修員努力後亦希望得人欣賞,亦只有遊客乘坐纜車,才能達到送上歡樂的目標。(黃建輝攝)

海洋公園受疫情影響暫時關閉,以為園區杳無人煙,卻還有堅守崗位的工作人員。纜車部經理葉沛成正率領團隊,風雨不改地維修及保養纜車機件,期待公園重開之日,重新接載遊客往返山頭。

在海洋公園工作已踏入第8年,葉沛成至今擁有30年維修經驗,曾從事容器生產及機械維修工作。纜車對他來說,是獨特而專業的。「一個地方興建纜車,通常都是地標,而且纜車技術非常專業,好像將以前讀書所學知識集大成一樣。當初甫看到招聘纜車維修員,沒想太多便應徵了。」

要克服畏高 靠聽聲目測檢查

他坦言,入職有兩大條件,一是刻苦耐勞,日曬雨淋不挑也不怨;二是克服對高空的恐懼,身手靈活如蜘蛛俠,「站上高聳纜塔,正常人都會驚慌,難免怯場,但必須憑意志克服難關,要對自己有信心,這是必經階段。」

戶外工作日曬雨淋,工場亦沒有冷氣提供,做維修必須刻苦耐勞。(黃建輝攝)

技術員入職後將接受高空培訓,並須於職安局考取高空工作牌照,他強調:「試過有人來見工說得,結果做了一個月便辭職,畏高與高空恐懼不同,前者無法幫,做不到便是做不到。」其入園前的最後一份工,是任職於造船廠,由於船身高須搭棚架,面對高空纜車也駕輕就熟。

索道系統全長1.5公里,設有17座纜塔,每座約20米高;每條綫纜有120架纜車,總數240架。每天早上有恒常檢查,靠聽聲、雙眼分辨機件有否不妥。「我們會坐無蓋工程車巡視整條索道,一路聽有沒有異聲、看纜塔有沒有異常,有事便立即找團隊維修。」

纜車維修員每天乘坐工程車巡視索道,靠聽聲、雙眼分辨機件有否異樣。(海洋公園提供圖片)

他提醒:「預防是高空工作的關鍵,不可能等纜車倒下來、殃及人命才維修。」正式開始載客後,則每兩小時巡一次。疫下園內沒有訪客,從遠處卻能看到纜車緩緩升降,盡是維修部在背後默默耕耘,為纜車進行「身體檢查」,包括檢查結構及更換零件,避免機件因暫停運作而容易「打柴」。

疫情下,維修團隊仍要為纜車翻新。(黃建輝攝)

強風天敵 乘客半天吊最驚險

搶修供電最驚險一次,要數6年前纜車在運作中突然停電,乘客被困車內「半天吊」。他憶述:「當時港燈出現電力中斷,剛巧撞正放飯時間,團隊要在有限人手中緊急轉換系統,改用站內的柴油機組提供後備電源。整個過程分秒必爭,畢竟遊人安全至關重要,幸好6分鐘後纜車恢復正常行駛。」

葉沛成憶及,最驚險一次的維修經驗,是為纜車緊急供電,當時乘客被困車內「半天吊」6分鐘。(黃建輝攝)

到底纜車的天敵是誰?他指是強風,因感應器容易發生碰撞,影響系統運作。「纜車最怕遇大風,鋼纜會搖擺不定,故每逢颱風來臨前,團隊均須24小時on call,及時爬上纜塔負責鎖纜,以免鋼纜被風吹到其他地方。」

難得飽覽半空美景,不少乘客都愛影靚相,卻不時鬧出「大頭蝦」情況。「最常見是遺漏錢包在車廂內,又或者手機飛墮草叢中,維修人員須沿山路撿回。」惟他強調,設計上絕不允許乘客伸手觸碰到鋼纜或移動機件,否則這個機器等同失敗。

【海洋公園】公園何去何從?區議員建議配合南區發展

【幕後直擊】海洋公園護理員 真誠獲動物信任

香港人的公園 有力自負盈虧

將乘客的人身安全視為使命,認真工作的回報,是每一張笑臉。「每年萬聖節,星期六最旺場,遊人通常玩到不捨得走。看着乘客一直坐纜車下山,沿途風光由深水灣的波平浪靜,慢慢來到站頭一片熱鬧,晚上『香港老大街』的亮燈牌坊,每個『嘩鬼』四處嚇人,場面墟冚且歡樂,更能看到發自內心的笑臉,感動之餘,這亦是公園的價值所在。」

海洋公園早前陷入財困,5月獲財委會撥款54億元救亡,方逃過破產倒閉的命運。葉沛成直言,當初擔心公司經費不足,但有信心只要捱過疫情,仍有實力做到自負盈虧,形容這是「香港人的公園」,盛載不少人的集體回憶。目前他最期待公園重開,「完成一件事都想有人欣賞,纜車亦要有乘客來坐,才能真正送上歡樂。」

記者:姚慧儀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