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觀點】嘉信理財游國義:美股對盈利復甦過度樂觀?

股樓投資 22:00 2020/08/11

分享:

標普500指數所有成份股企業中,約130家公司已經公佈第二季度業績,當中八成公司業績超出分析師預期,但市場普遍預計第二季度盈利倒退40%,只有不足68%公司的收入高於預期。

 

分析師難窺全局

新冠病毒疫情的出現,令標普500指數近半成份股的管理層撤回全年盈利指引,分析師因此無法一窺全局。隨著分析師大幅調低預期,本季上調與下調指引的公司比例,差距超過10個百分點。再者,新冠肺炎正捲土重來,預期經濟損失加劇,故未來上調盈利預測的幅度也不大。

 

細看公司估值,標普500指數從3月23日低位強勢反彈,但背後動力來自估值復甦而非盈利增長。標普500指數的預測市盈率從3月23日13.1倍的近期低位飆升至21.5倍,逐步逼近1990年代尾至2000年市場泡沫爆破時的高位。

 

股票與盈利特殊關係

 

昔日股市上漲時,盈利增長的幅度較小,從相關股市表現角度看來,-20%至+5%是最理想的盈利範圍。最近,借助Ned Davis Research數據,我們檢視盈利上升或下跌至這個範圍時的表現差異。以前者為例,當盈利處於該水平,股票的年化反彈幅度接近26%,而盈利暴跌時,股票則錄得最差表現;不過,基於股市的「折讓機制」(discounting mechanism)性質,若市場預期情況好轉,股票便往往大幅上漲。

 

回顧過去20年的數據,標普500指數的表現與未來12個月每股盈利的相關性為0.9;單看標普500指數3月23日見底至今,相關性卻是接近-0.8的負相關。若要支持市場從低位反彈,盈利到頭來不能單靠表現勝過極低的預期。

 

過度炒作少數股份

 

更要留意的是,無論納斯達克100指數還是標普500指數,升幅主要集中在少數股票身上。五大市值個股(包括蘋果、微軟、亞馬遜、谷歌及Facebook)佔標普500指數接近23%,換句話說,以簡單相同權重計算,1%的股票按市值計已相當於指數的四分之一,遠高於2000年的高位約18%。

 

五大個股當中,實際上只有兩家公司(蘋果及微軟)是科技板塊,其餘則是非必需消費品或通訊服務行業,而五大股份的集中度已突破2000年的高位,但其預測市盈率卻遠低於2000年高位的100倍以上。由於五大個股在標普500指數佔主導地位,即使其他成分股普遍下跌,指數在收市時仍能大幅上漲。

 

上述集中度問題無疑帶來不少風險,但它們與2000年時的科企存在根本性的差異。我們無法肯定集中度問題是否成為早晚爆破的泡沫,但假若此情況確實是泡沫,投資者亦毋須嘗試界定或預測泡沫爆破的時機,而是應恪守紀律,尤其是定期調整倉位或獲利沽售。

 

嘉信理財私人客戶顧問副總監 游國義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