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診療室】驅鬼儀式?

名人薈萃 21:42 2020/07/23

分享:

「醫生,你沒事吧?」剛診症完畢,姑娘立即衝入我房,戰戰兢兢地問我。我會心微笑,着姑娘不要緊張,剛剛的「驅鬼儀式」只是診症的一部分。

志豪是經由轉介到我診所,在他就診的前一天,他的家庭醫生特意致電,向我大概說明他現時的情況,好讓我心中有底蘊。初見志豪,他雖表現有點緊張,但不懼言自己現正被惡魔纏身,明明完好無缺的美食,在他眼中,是堆正在腐爛的食物,本是熱愛非常的食物,放到口中,味道卻突然變化,變得無比難吃,吞不下去。他認定自己被邪靈附身,經常無故大叫大喊,希望藉此驅走惡魔。

食大麻食出事?

從家庭醫生口中得知,志豪情緒長期低落,轉捩點是就讀中五之時。根據家庭醫生的描述,17歲前的志豪是個開朗的青年,雖不多言,但想法積極,對未來滿是計劃。他自中五時從3個月的澳洲交流活動回港後,就變得寡言多慮,好幾次在診所附近碰到,也刻意迴避,眼神飄浮,總是一面憂心忡忡。後來從診症過程中得知,他染上吸食大麻的習慣,由初期的偶而吸食,到現時一天必須吸食兩次,家庭醫生花了很大唇舌,才讓志豪願意步入我診所。

我懷疑志豪會否因長期吸食大麻而引發腦部功能紊亂,繼而出現一些奇怪的想法。可是,經檢查後,大腦結構的分子雖因大麻而產生變化,但不至影響日常的基本運作。我發現志豪對「邪靈附身」極之在意,遍訪不同牧師之餘,更有感精神科醫生亦略懂一二。為了安撫他不安的情緒,我惟有在診症期間施展「驅魔之術」,在房內大舉「施法」,嚇得房外不知所以的姑娘們憂心忡忡。

受欺凌患解離症

我力勸志豪停止吸食大麻,同時為其處方情緒藥,開始藥物治療後的一個星期,我倆再次見面時,情緒稍為改善,而他終於向我透露一直潛藏已久的心結。原來於澳洲交流期間,他認識了一些當地的學生,由於他是早產嬰,身形較為瘦削,與本來體格魁梧的澳洲人比起來,就更形嬌小。志豪因而孤立及欺凌,更甚的是,同學們不斷對他作出性騷擾,他人在異鄉,又不諳英語,有口難言,感到無比的無助,回港後亦因羞於啟齒,從沒向家人透露過在澳洲的經歷,經朋友介紹下接觸到大麻,通過不斷吸食大麻來麻痺抑壓已久又難以宣洩的負面情緒。

得知問題徵結後,我診斷志豪患上了解離症(Dissociative Disorder),亦是坊間常稱的「人格分裂」,患者通常會透過分裂人格,或者轉化成特殊身體徵狀,使他們暫時遠離日常生活中的痛苦。志豪的病況,是希望藉由「邪靈附身」引起的身體反應,而逃避自澳洲交流時遺下的內心創傷。

除了處方藥物外,在往後的治療中,我分別約見志豪的家人、伴侶和朋友,以了解其過去及現時的生活狀況,再進行心理治療。經過了幾次的治療後,志豪身體內的「邪靈」已漸漸離他而去,他亦開始積極面對潛藏已久的內心創傷。未來的治療日程,我希望輔以靜觀及認知行為治療,讓志豪不單解除過去的心結,同時學會在面對未來的的困難,將負面情緒轉化成正面助力,避免再次陷入情緒的泥淖。

撰文 : 麥棨諾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欄名 : 都市診療室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