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經人】羅家聰:下一個香港

名人薈萃 07:22 2020/06/25

分享:

隨着歐美撤資,香港由國際金融中心降格為區內甚至大陸金融中心已屬意料中事。別以為那些中概股來港是好事;要是好事一早就來港上市,何必老遠到地球另一邊上?集資最好當然是外人錢,塘水滾塘魚只是無可奈何之計,長遠亦勢必攤薄每股資金。

相關文章:【一名經人】羅家聰:地攤經濟

靠消費難增長

去中國化已是歐美主調,原裝版本是減少在中國的投資和生產,主要指經濟活動。但若金融依附經濟,當經濟活動減少後,金融活動自也減少。當然,這是昔日的說法。今天大多金融活動已未必依附於經濟,而是純粹處理歷年超寬鬆所製造的過剩資金。

這就是所謂的資產管理。這本是塊大肥肉:全球這麼多過剩資金,即使經濟怎衰,也是要處理的。問題是,這塊大肥肉不一定要留在香港甚至留在亞洲的。資金所留處,多是具增長潛力之地。要是去中國化,大陸少了投資、出口兩大引擎,何來增長動力?靠消費?北歐、日本不是也靠消費嗎?增長幾高有目共睹。失去動力,自易失去資金。

相關文章:【一名經人】羅家聰:又講移民

大錢仍在歐美

普遍相信,下一批取代中國發迹的應是南亞、東盟甚至非洲。這些皆屬南方之地,地理上看,理應更為有利新加坡之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過首先,經這卅年大量生產,全球物資過剩,但富裕國卻人口老化、需求疲弱,是否仍需繼續大量生產,甚成疑問。還有,若金融是資產管理多於融資,那麼國金中心可更貼近富國多於位處新興產地。

從第二點看,本來大陸暴發者眾,惜大錢都流到歐美處,且近年歐美皆狂製資金,故錢其實還是傾向聚在西方。於是,縱本港國金中心地位毁於一旦,亦不等於新加坡、東京等可冷手執個熱煎堆,分杯羹是有機會的,但分到幾多則難講。

較大變數是東京,硬件幾十年前已有,只差資金和人才;前者視乎資金泛濫的歐美是否有心將之捧起。人才方面則看日本取態了,君不見最近已高調為本港人才大開中門?

撰文 : 羅家聰

欄名 : 一名經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