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人才市場突現機遇

分析 04:00 2020/06/26

分享:

世界各國都希望疫情過後經濟能早日復甦,並且能持續增長。決定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不外乎是資金、人才、科技、政策或制度,而科技又與人才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內地與香港都不是缺資金的地方,現時要注意的是全球人才市場正在出現劇變,若要從中得利,必須有靈活的政策以作回應。

歐洲與美國,尤其是美國,素來是培養人才的全球基地,但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後,這些國家應對不當,大大打擊了到當地求學或工作的吸引力。但更深遠的影響,卻來自這些地方出現的民粹排外思潮。特朗普本人便是一個靠民粹上台、反移民的總統,他的一系列政策,包括視華裔學生與科學家俱為間諜,及近日大幅收緊的輸入人才政策,都會嚴重挫傷美國的國力,但又會為內地與香港提供新的挑戰與機遇。

特朗普短視收緊簽證

就在本周一,特朗普正式簽署了暫停H-1B簽證的命令,最快要年底才能恢復。此種簽證是甚麼東西?它是美國吸納外國人才的主要工具,要有大學學位或以上,並有特殊才能的才可以申請。獲此簽證的,可在美國工作3年,並一般可延期多3年,有些不願回國、要留美工作的,可接着申請綠卡,長期留美。據《紐約時報》估計,今年內會有52.5萬名外籍人才因而不能留美或赴美工作。要知道,美國的大學、研究機構及高科技企業,大多都要靠H-1B留住人才,所以特朗普的政策一出,商界、科技界及大學紛紛批評。

特朗普及他的顧問顯然不明白,美國立國之本正在於其能夠吸納全球的精英,尤其是科技的精英。看看各大名校教授的名單,你會發現大量中國、印度及東歐的名字。到矽谷的科技巨企參觀一下,到處都是亞洲人的臉孔。若是把留美工作的華裔科技人員都吸收回中國,中美科技實力的對比恐怕會換一換位置。留住人才如此重要,為何特朗普仍毫無眼光?

這不奇怪,特朗普只是重複前人的錯誤。多年前讀過秦相李斯所寫的《諫逐客書》,深為其見識所動。話說秦國強大,很多人才都湧到秦國工作,但當地的宗室大臣卻搞保護主義,怕外來者分薄了他們的利益,所以向秦王施壓,要其盡逐外來客卿。李斯有見及此,撰文指出秦國東征西討,遂能得到各國的財富美女,而財富之最乃人才,「今逐客以資敵國,損民以益仇」,是危害本國造福敵國的愚蠢之舉,秦王聽了他的意見,終止逐客。看來特朗普的道行遠遜秦王嬴政,他的謀士也不及李斯。

暫停H-1B只是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的延續,各國有識之士早已領會此舉為他們帶來的機遇。在沙特阿拉伯當校長的陳繁昌教授及清華大學的舊同事鄭紹遠教授都告訴我,他們正密鑼緊鼓,打算利用此機會大量吸納被美國所「逐」的人才,我的一位老師、IMF前第一副總裁古魯格(Anne Krueger),一早便撰文痛批特朗普造成的人才外流。

中港應積極延攬人才

中港兩地應如何面對此新的變局?假若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還持續一段時間(就算他輸掉選舉,也未必能立時撥亂反正),這便意味着兩個情況︰第一,現有的可能多達數以10萬計的高端人才會選擇離開美國,內地與香港都可能成為他們的目的地;第二,將來能夠去,或選擇去美國留學的人數會大幅減少,美國在一段不短的時間內喪失它作為培養人才基地的身份。

第一個情況說明機不可失,內地及香港都應迅速反應,大量吸納這些人才,遲則失去機會。政府應鼓勵及撥款資助大專院校擴大容量,增加職位,工商界則積極招聘這批一流人才,政府也應思考如何能改善環境,解決這些回流人才的子女教育及生活問題。美國在二次大戰後成為科技一哥,很大程度便是那時他們懂得吸納歐洲科技人才的重要性。

第二個情況意味着將來到美國求學會困難重重,香港與內地要更倚靠自己培養人才。若能吸納到現時「被逐」的大批人才,這對未來的教育顯然有利,當然中港兩地的教育體制也應持續改革,使其更能培養人才。

香港去年黑暴,其教育中心的地位大受打擊,大家都擔心內地精英學生不再願意來港。不料柳暗花明又一村,自從歐美政府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不濟大白於天下,申請入讀港校的內地學子人數據說出現反彈,香港變成二惡中較輕的一惡,就算在招聘人才上也出現轉機,令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此種機緣,實在可遇不可求,政府應以最高優先視之。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特朗普簽署暫停H-1B簽證的命令,影響人才赴美工作或留學的意慾。(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