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舌戰誰樂見 傳媒有苦自己知

環球社會熱點 11:37 2020/06/27

分享:

近年Facebook及Twitter為首的社交平台,已成環球傳媒發布新聞的最重要戰線,甚至是吸引新讀者的最重要中介平台。如何成為一個善用社交平台的「小編」,可謂新一代記者或編輯的必要技能。

  • 網民fb留言涉誹謗,受害人興訟追究
  • 法庭指傳媒設專頁,助長留言須負責
  • 社交平台獨善其身,卻是最大得益者

可惜,社交平台同是一把非常鋒利的雙刃劍。任何稍具爭議的帖文,尤其是中美角力這類不能不報道的敏感議題,很容易會惹來正反陣營瘋狂留言,他們甚至會於傳媒的社交平台專頁內,展開筆戰(稱為舌戰可能更加適合)互相攻伐。

雖然網民的留言中,絕不缺乏具有獨特見解的精闢意見,但更多卻是流於指責謾罵的污言穢語,甚至有可能涉及誹謗造假。

特朗普言論「宣揚暴力」Twitter首次標籤

抗議不審特朗普帖文 Facebook員工罷工

究竟傳媒機構在社交平台發布帖文,而網民回應報道的留言涉及誹謗言詞,責任誰屬呢?據澳洲法庭的最新裁決,這須由發布帖文的新聞機構來負責。

澳洲新南威爾士上訴法院近日駁回當地多間傳媒的上訴,指傳媒機構創立社交平台專頁,助長及鼓勵公眾留言,須為公眾在社交平台的留言負上責任。

訴訟源於澳洲原住民福勒(Dylan Voller)一案,澳媒幾年前報道,他19歲被扣留時曾遭職員虐待,相關新聞帖文隨即成為當地網民熱議的話題。怎知不少留言的討論焦點,卻集中在他原本不為人知的背景,指他曾涉風化及嚴重暴力罪行。

這種「指責受害人」(blame the victim)的無理起底行為,無疑令原本是受害人的福勒受到二次傷害,傷害程度更是過之而無不及,結果受到網絡欺凌的福勒發起訴訟,向涉事Facebook專頁的傳媒機構索償。

福勒捨難取易,不告大海撈針的千萬網民、又不告富可敵國的Facebook、卻只告如實負責報道新聞的傳媒,本已存在一定爭議。惟新南威爾士法院的最終裁決,引起的爭議以至影響無疑更大。

澳洲法院裁定 傳媒要為網民誹謗留言負責

Snap也表態 稱停止宣傳特朗普帳戶

新聞集團(News Corp)等多間被告機構表明會考慮上訴,並發表聯合聲明回應判決,指出讀者的留言,不在他們控制範圍之內,裁決意味傳媒不用擔心因公眾的留言惹上問題,可在Facebook不受限制報新聞的日子一去不返。

聲明更指,判決反映澳洲的誹謗法,完全與電子出版的現實情況脫節,未有考慮平台控制權實則在Facebook,傳媒不但沒有發布前優先審查網民留言的權限,甚至不能關掉平台的留言功能。

作為傳媒工作者,當然明白製造爭端,是不少傳媒增加社交平台互動率的一貫做法,但這與Facebook、Twitter等平台的自身設定有莫大關係。

惟現代人吸收新聞資訊的途徑,已由電視、電台、報章等傳統媒體,轉向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平台,傳統媒體只能跟隨遊戲規則,愈來愈依賴社交平台提高曝光,甚至有人以染上毒癮來形容這個惡性循環。

只能說這次裁決對業界的衝擊,恐怕遠高於大家想像。

正如上述媒體的聲明所說,判決將為所有公開的Facebook專頁帶來非常情況(extraordinary situation),無論傳媒、政客、商業機構、以至法院,同樣會因為第3方留言招來問題。

偏偏社交平台卻能獨善其身,發表言論的網民也能置身事外,反而得益並不多的傳媒,最終要負責買單。

特朗普向社交網站出手 Facebook、Twitter法律角色掀巨變

Facebook股價遭拖累 朱克伯格:社交媒體非仲裁者

撰文 : 凌絕頂

欄名 : 國金札記+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