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制裁與移民英美

分析 04:00 2020/06/05

分享:

兩周前,人大常委公布將會在《基本法》附件三中加入港區國安法,恒指應聲大跌1350點。恒指的下跌,顯然反映着兩個因素,一是中美關係持續惡化,市場中充滿不確定性,而投資者是不喜歡不確定性的;二是不知美國政府會出甚麼招制裁香港。

第一個因素會長期存在,大市也會受其困擾,但對我而言,第二個因素不難預估。因為欠了友刊稿債,我連夜翻查了數據,斷定美國對香港經濟根本沒有甚麼牌可打,文章並在美國出招前刊出。果然不出所料,美國的牌早已被人看透,對香港經濟有如搔癢,市場反應也敏捷,恒指連升多天,到本文執筆時,已基本上追回兩周前的損失。在投資上,我一向寧願秘技自珍,不喜歡冒充燈神教人何時買賣,因為說得對的,別人最多只會多謝兩聲,說得不對的,則可能怨你一世,但這趟若相信我分析及行動快捷的,過去一周應有斬獲,未來則不可知。

美撤資可拆港計時炸彈

美國出招前已盛傳會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我完全相信她會這樣做,但香港與美國的經濟關係和30、40年前相比,早已變得疏離,每年本土出口到美國的商品,不到5億美元,如此小規模的輸出,關稅怎會對香港有影響?

香港是美國很想多加利用、以進入中國的金融中心,美國會否在香港撤資?也許一些小動作會出現,例如美國政府可勸喻基金經理減持港股,別人聽不聽是另一回事。若是有資金撤出,對香港是好事。2008年9月金融海嘯以後,大量資金湧入香港,到上月底,11年半以來,資金淨進入1.35萬億港元,金管局也知香港這彈丸之地根本承受不了這筆巨資,所以每流入100元,便透過外滙基金票據吸走70元,這就如有人把大筆款項存進銀行,而銀行知道這筆錢會被隨時提走,所以在銀行櫃枱中留下大筆現金可供提取。若有資金流走,就算多達1.2萬億港元,我算過一下,香港的銀行體制可輕易應付,不但不會出現20多年前亞洲金融風暴時被沽空30億港元便已遇到的困境,還可解除了一個資金過多的計時炸彈。至於聯繫滙率,美國也很難衝擊,而且此制度有利美國,不一定有利香港,美國政府不想見到的,倒是香港放棄港元與美元掛鈎,改與人民幣掛鈎。

美國與英國在港區國安法問題上立場接近,英國揚言會考慮讓香港持有BNO護照的人(1997年前在香港出生的人),若到英國停留,限期可從6個月延至12個月,並且容許他們在此期間找工作,有工作的話,或可藉此申請永久居留。美國政府會否也這樣做?她含糊其詞,也許會有些微動作也說不定。

若英美政府肯真心實意的這樣做,我認為十分值得鼓勵。中央政府口頭上堅持反對一下無妨,但暗中應助其一把,當中好處甚多。

移民潮助留港人士上流

有些人在香港充滿怨言,留此破壞多過建設,留他們作甚?30多年前中英談判時,大量港人為求降低風險,移民到加拿大、澳洲等地,他們不少人賣掉香港的房子、辭掉工作,到了別國後,賣掉房子得到的大筆款項可支持其生活一段時間,但新的職位多半降了一級,比不上香港原有的職位。他們的離去,使到樓市突然多了新盤供應,樓價被遏抑了一段時間;其留下的職位空缺,也使到其他人更有升級的機會,加快了社會往上的流動性。

在外國生活,是一個巨大的愛國愛港培養器。很多人移民外國後,不管是遭到歧視,或是看事物有了距離感,比前客觀,又或是鄉愁使然,很多人都會變得愛國愛港。1998年期間,我在就業專責小組當義工,當時的統計資料顯示,1997年以後移民到外國的港人大量回歸,以致求職者大增,失業率也高企。這批回流港人成熟穩重,皆非麻煩製造者。

若真的有大批港人移民外國,我們可夾道歡送。香港的戾氣可立時大減(也許移民地的戾氣大升),按照30多年前的經驗,留港之人升職機會大增,哀嘆自己龍游淺水遭蝦戲的人數立時大減,樓價也下跌,很多人的氣也就順了,社會變得和諧。留港人才會否不足?這倒是過慮了。

香港每年大學畢業萬餘人,內地本科加工專畢業每年800萬人,人力隨時得以補充。況且香港未來所需的人才很多都會與人工智能、大數據、金融科技等有關,又要熟悉大灣區,舊有的人才很多會早晚被淘汰,在外國失業,較在香港失業,對香港的衝擊較低。

真正值得擔憂的,是英美政府說說便算,又或其經濟不景,港人根本在彼邦找不到工作。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若有大批港人移民外國,香港的戾氣可立時大減。(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