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宣傳戰互有勝敗

分析 04:00 2020/05/15

分享:

中美爭鬥其實早已進入短兵相接階段,未來10至20年影響世界最大的因素之一正是中美關係。貿易戰、科技戰、香港的暴亂、宣傳戰等等,早已展開,未來肯定還有不同的戰場。在宣傳戰中,中美雙方都會希望能擴大及鞏固自己的基本盤,侵蝕對方支持者的支持度,中美雙方都互有戰果。

先把疫情前各國人民對中國的觀感作一比較。2019年12月民意調查機構皮尤(Pew)發現,60%的美國人對中國態度負面,26%正面,但在2017年皮尤的同類調查中,卻只有47%的美國人對中國負面,44%的人正面。由此可知,在特朗普上台後,發動了貿易戰及科技戰,伴隨而來的民粹主義排外思潮已被美國充分利用,美國大多數人對華的態度已變得更負面,這是美國政府所樂見的。

西方國家怕中國進步

大多數西方國家,情況也如美國一樣,對華負面態度加強,例如英國從2017年的37%負面45%正面,變為2019年55%負面38%正面。但也有一些國家倒轉過來,例如匈牙利從45%負面38%正面,變為37%負面40%正面。至於一些一向與中國關係良好的國家,美國的宣傳倒未能改動人民的態度,甚至有反效果,俄羅斯是最佳例子,24%負面70%正面變成18%負面71%正面。美國的親密盟國以色列,從2017年的43%負面53%正面,大幅改為25%負面66%正面。中國在非洲人民得到的強大支持,亦繼續穩固。

從上可知,在較發達的西方國家,人民對中國的觀感是退步了的;在經濟較落後的國家,而又非在地緣政治上與中國有利益衝突的,人民對中國普遍有好感,美國的宣傳戰並無成功。

此種局面並不奇怪。中國是處於上升軌道的國家,而她進展之速,大有可能打破世界目前政經秩序既有均衡,美國是首當其衝,人民感受得到,歐洲國家也會因不知換了美國這「老闆」後自己利益會否受到影響而忐忑不安。在中國周邊的一些國家,如越南、日本等國,一樣也會害怕有個強大的近鄰,就算中國不斷把心肝掏出,說會跟你一直和睦,她們也不會相信。

在手段上,美國的宣傳家確實是高手,我看有兩招。第一招是懂得語言學,知道如何用文字去潛移默化人民。有位叫Kirk Apesland的加拿大博客,列出了一大堆美國的歪曲性宣傳用語,頗為有趣,讀者可自行上網看看他的視頻。例如,中國每有官員免職,美國(及香港的一些)媒體便用清算一詞;貪官被捕,不是法制的彰顯,而是他們權力鬥爭失敗;中國搞方倉醫院以抗疫情,他們便說成是集中營;中國借錢予非洲國家搞發展,便必被描繪為把這些國家誘入債務陷阱中;包括美國在內的每個國家疫情數據都會不時作一些調整,但中國一調整,便必定是隱瞞了真相。

美國愛以大話冚大話

美國的第二招是用一個謊言蓋過另一個謊言,此方法在近日美國要甩鍋中國,可清楚見到。通常是無端拋出一個大話,例如說有大量證據證明武漢實驗室有洩漏病毒,後來眼看全球科學界都認為其胡說八道,於是又改口說中國防控不力等等。通常一個謊言被揭穿要5、6天左右的時間,這要視乎謊言的粗劣程度,但在被揭穿時,早已有第二個謊言被準備好推出,人民對之前的謊言也就不追究了。如此做法可周而復始,生生不息,人民觀感被錯誤引導是容易得很的。美國人民對世界事務一般十分無知,比香港更差勁,所以此種厚黑學手段是有效的。

中國方面並不太懂得如何在西方國家宣傳,但疫症之出現卻為中國帶來一些機會。美國雖不斷挑動本國人民及某些西方媒體要向中國「索償」,但美國不少有識之士亦深明這只是特朗普為自己的抗疫失敗轉移視綫而已。中國在美國的留學生本科生,在2005年只有1萬人,但到了2015年已劇增至13.5萬人,這幾年還在繼續增加。據一位美國社會學家馬頴毅的估計,現時壓倒性的留美本科生已不再信任美國的安全性,否則他們不會願意冒上在航班上的傳染風險,仍大批逃命回內地。為何他們不信任美國?這還用解釋嗎?特朗普前言不對後語,染病及死亡數據又如此驚人,內地疫情受控的形勢又十分明顯,他們以腳投票以明心志,在性命攸關的問題上,他們十分誠實。

至於國內人民的態度,史丹福大學的研究發現,從前內地人民的政治光譜頗接近中間區域,但近年已傾向於愛國主義,這倒是美國的失敗了。西方國家雖對中國態度不那麼正面,但眼見中國急速冒升,她們也需對冲防險,看看華為雖受美國用傾國之力打擊,德、法、英等國依然毫不動搖要與華為合作,便知經濟實利重於宣傳。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特朗普上台後,大多數美國人對華的態度變得更負面。(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