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企業融資路數多 何苦與中小企爭資助?

環球經濟金融 11:11 2020/05/16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下,美國經濟接近停擺,中小企的現金流變得緊張,而借錢無門的中小企老闆最是淒涼。華府遂勿忙推出超低息貸款,助中小企解燃眉之急,怎知大批上市企業、連市值高達17億美元的連鎖餐廳Shake Snack也來申請,先到先得下甚至用光2.7萬億港元額度,等錢救命的中小企因人力所限,反而因遲了申請而一無所得,災難果然考驗人性。

  • 巨企融資途徑多,搶細企援助荒唐
  • 名校擁百億儲備,其身不正攞著數
  • 好景時回購派息,遇劣境一推即倒

【美國疫情】巨企竟申請中小企援助 極速用盡萬億額度

【油價負數】近期最準分析師:油價下月負100美元

美國政府的薪酬保障計劃(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PPP)近期討論沸騰。計劃主要幫中小企,負責審批的部門,叫美國小型企業署(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SBA),從其名稱,計劃對象一目了然。

形勢緊急下,政府以信任態度處理申請,幫得就幫,未設太多擾民的框架規條,4月3日起正式接受申請。

根據計劃,申請者必須是員工少於500人的企業、非牟利組織、自僱人士等中小企,2月15日前已經營運,且能證明自己的經營實況確實受到疫情影響,導致財務困難。

諷刺的是,不少合資格的上市企業也走去申請援助,只求用盡每間公司1,000萬美元的最高借貸額度。結果到了4月16日,只是短短兩周,3,490億美元(約2.7萬億港元)信貸額度已被借乾借淨,當中有70個成功申請者是上市公司。

【美國疫情】財政部下令巨企回水 歸還中小企貸款

波音大得不能倒 特朗普必救 免成雷曼翻版

嚴格而言,這些上市公司未有犯法,但上市公司就算財困,融資肯定較中小企容易,無論如何也是說不過去。

企業盡可能追求利潤本來無可厚非,但疫情如此危急,不少行業,尤其酒吧、餐廳、或是健身室,確實等政府錢救命,上市公司與他們爭資助,行徑非常荒唐。

Shake Shack(美:SHAK)可謂最佳例子,這家市值17億美元的連鎖漢堡包店新貴,在美國擁有185間分店,日前才供股集資1.5億美元,卻藉著旗下分店只聘用不夠50人,輕易滿足申請援助要求,迅速獲得最高1,000萬美元的貸款。

如此貪財失義,自然引來美國朝野抨擊,共和、民主兩黨也難得聯手狠批。Shake Shack於輿論壓力下,難堪地宣布將退回1,000萬美元的紓困金,而辛苦建立的品牌形象,恐怕已蕩然無存。

羅馬尼亞嚴打違反禁足令 狂開罰單 庫房進帳6.5億

【美國疫情】質疑特朗普「神藥」 吹哨者被調職

攞政府著數的不僅商界,甚至教育界也其身不正。超級名校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就申請了高教界緊急援助,金額900萬美元,結果被特朗普公開批評,要求回水。

雖然哈佛符合支援要求,但旗下基金規模驚人,達逾400億美元,這已是長實級別公司的市值了,如此多錢,是否不應向政府伸手要錢呢?

除了哈佛,還有耶魯、普林斯頓,間間大富大貴,旗下基金資產統統達數百億美元,卻去申請區區數百萬美元政府資助,遇到百年一遇的疫情,巨額儲備現在不用,更待何時?

中美歐俄疫情如何比較 死亡統計掀國際較量

【油價負數】布蘭特期油急挫 會否同樣變負數?

社會罵聲四起,哈佛被炮轟,相關上市公司名單,被傳媒戲稱為恥辱榜(shame list),在強烈輿論壓力下,部分公司交還款項,哈佛亦放棄領取援助。

疫情是一面照妖鏡,將過去十年八載積存的問題展露無遺,不少實力強大的上市公司,疫情下居然集體瀕臨滅頂,多個界別龍頭企業齊齊促政府打救。

這亦令上市企業向政府求援,再次變成一個道德議題:何以這些接受公帑援助的企業,遇險時總會高聲疾呼自己的生死存亡,涉及成千上萬的員工飯碗,但渡過難關之後,是否只要向政府本利歸遇,就無須負上任何社會責任。

上市企業好景時,派錢從來不留手,標指成分股企業自2009年,共花7萬億美元回購股票及派息,即每賺1元,就花了9毫來回饋股東及管理層。

當然,公司以派息來吸引投資者,加上回購撐起股價,本質上沒有錯;但公司沒有好天斬埋落雨柴,遭遇劣境時毫無抵禦力,只懂向政府攤大手板,對納稅人又是否公平?

【美國疫情】巨企蜂擁申中小企援助 特朗普:回水

【美國疫情】特朗普轉軚反對 嫌佐治亞州過早復工

免費下載 hket App,關注「全球疫情實時動態」

外圍分析無間斷|立即訂閱送高達$480訂閱禮品

撰文 : 凌絕頂

欄名 : 國金札記+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