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豐不派息】中行前行長李禮輝解讀:為甚麼滙豐渣打不派息?

金融經濟 01:20 2020/04/06

分享:

中行前行長李禮輝指,滙豐此時宣布不派息,因可以預見的盈利能力下降、新冠疫情全球爆發地區,與滙豐全球性布局吻合,以及資本補充能力將補削弱。

中國銀行 (03988) 前行長李禮輝撰文指,滙豐 (00005) 此時宣布不派息,高層理應預知資本市場的反應,也理應是深思熟慮之後的結果,他認為,「作為局外人,咋一聽有點出乎意料,細思量覺得合乎邏輯」,他分析滙豐和渣打 (02888) 不派息時指,認為滙豐及渣打因為(1)可以預見的盈利能力下降、(2)新冠疫情全球爆發地區,與滙豐全球性布局吻合,(3)資本補充能力將補削弱。所以李禮輝認為,「滙豐和渣打不派息,應該是自身的選擇,但也有可能是金融監管機構的指導」。

【更多滙豐控股最新消息:瀏覽「滙豐追渣沽」專版】

第一,商業銀行的財務「預應力」

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給西方各國商業銀行帶來了長短不一的苦日子,隨後就是太平歲月,經濟回暖,銀行業務擴張,利潤增長,股價上行。即使是最佳的西方商業銀行,其核心財務指標也只需要滿足正常年景下的可靠性要求,故股東爭分紅,管理層爭激勵,而銀行財務結構的「預應力」就未必能夠應對破壞性的衝擊。 2019年與全球金融危機時的2009年對比,滙豐和渣打的資本充足率提升,但撥備覆蓋率下降。

2019年,滙豐銀行、渣打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分別達到18.90%和21.20%,比2009年分別提升了5.20個百分點和4.70個百分點。滙豐資產質量管理良好,2019年不良貸款率1.32%,比09年降低了2個百分點;渣打的不良貸款率比10年前還提高了1.16個百分點,達到2.7%。儘管兩家銀行目前的不良貸款率屬於中低水平,但撥備覆蓋率都不夠高。滙豐是63%,比09年下降20.5個百分點;渣打為78.2%,比10年前下降4.2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是預提的壞賬損失準備金與不良資產總額的比率,正常年景下銀行不良資產的實際損失率一般不超過50%,滙豐和渣打的撥備是達標的。但是在經濟衰退時,抵押資產價格下行,第三方擔保責任履行難,實際損失率將大幅度上升,不僅會吃掉撥備,還可能會吞噬資本。

更加值得關注的是,滙豐、渣打的盈利能力似乎下降了,ROE處於歷史低位,淨利潤與營業收入的比率不夠高。 2019年,滙豐銀行的ROE只有3.99%,比金融危機時2009年的5.26%還低1.27個百分點;淨利潤與營業收入的比率為16.32%,比09年低0.6個百分點。渣打銀行2019年ROE為5.12%,比09年的13.66%低8.54個百分點;淨利潤與營業收入的比率為16.13%,比09年的27.37%下降11.24個百分點。盈利能力下降勢必削弱充實資本、應對危機的能力。

相關文章:【滙豐不派息】國際銀行停派息 金管局:港銀無需要停派息及回購

金管局:疫情等多項下行風險 銀行應審慎評估貸款組合資產質素

第二,經濟創傷的區域版圖

李禮輝續指,由於人們對新冠病毒認識不足,也由於一些西方大國對中國舉國戰疫的經驗存在傲慢與偏見,錯失了最佳管控期,目前全球新冠病毒感染人數正在幾何級數上升。全球確診病例超過百萬……美、西、意、德的確診病例超過中國,大多國家的感染率遠超中國。

疫情直接衝擊實體經濟,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服務業基本停擺,製造業供應鏈斷裂,失業率迅速上升。從疫情蔓延的趨勢來看,大多數國家和地區難以獨善其身,經濟衰退已成定局,經濟降速甚至負增長的時間預期,將超過2個季度。一批企業主要是中小微企業已經被迫停產停業,將陷入財務困境,失去流動性和支付能力。商業銀行將面對越來越多的信貸違約,不良貸款可能在1-2年內大幅度上升。

在歐洲國家中,意大利、西班牙既是服務業大國,又是中小企業大國。這兩個國家疫情特別嚴重,經濟遭受重創,預計可能出現1年以上的經濟負增長,隨後需要1-2年的恢復周期。德國、法國、英國、瑞士等國各有產業優勢,但疫情猛烈,負面影響越來越深。重要的是,歐洲地域集中,人口密集,歐盟和歐元區加深了各國的經濟聯繫和相互依存。因此,歐洲是疫情的重災區,也將是經濟下行的重災區。

滙豐10年來推進區域調整戰略,主動收縮歐洲和北美的業務。 2019與2009年對比,滙豐在歐洲的營業收入由285億美元下降到110億美元,降幅61.6%;北美的營業收入由162億美元下降到45億美元,降幅72.4%;亞洲的營業收入由218億美元下降到184億美元,降幅15.3%;與此同時,「其他地區」的營業收入則由105億美元增加到222億美元,增幅112.3%。這就重構了滙豐的全球版圖:歐洲營收佔比由37.05%下調到19.52%,北美營收佔比由21.04%下調到7.97%,亞洲營收佔比由28.31%提高到32.89%,其他地區的營收佔比由13.60%提升到39.62%。

渣打的全球區域戰略以亞洲為重心。 2019年,營業收入的40.49%來自大中華和北亞,27.31%來自東盟和南亞,16.62%來自非洲和中東,其他地區佔營業收入的比重只有15.58%。

觀察新冠病毒疫情烈度的區域版圖,結合銀行業務的全球區域布局,大致可以預測,未來2年滙豐和渣打可能遭受的分區域財務傷情。一是亞洲,疫情衝擊烈度高,銀行營業收入金額大、比重高。中國已經成功管控住疫情,經濟全面重啟;日本、韓國看來疫情可控,經濟負重前行;不過,東盟和南亞各國特別是人口大國的疫情發展趨勢不太明朗,需要特別關注。二是歐洲和北美,疫情衝擊烈度超高,銀行營業收入數量不算少。滙豐銀行儘管成功進行了戰略轉移,但來自歐洲和北美的營業收入還有150多億美元,由於歐洲和北美的疫情還在加深,對銀行的財務損傷不可忽視。渣打在歐美的業務不多,直接影響不會太大。三是中東和非洲,疫情形勢有待進一步觀察,銀行業務具有區域特色,財務表現有待深入分析。

第三,監管力度的逆周期調節

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巴塞爾資本協議委員會於2010月提出《巴賽爾協議Ⅲ》,加強對銀行的監管力度。《新巴塞爾協議》堅持最低資本要求、監管部門監督檢查和市場約束等三大支柱,增加了銀行槓桿率要求、流動性監管標準,引入組合資本緩衝要求。銀行的核心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總資本充足率要求分別為4.5%、6%和8%;加上組合緩衝要求,必須分別達到7%、8%和10.5%。為達到監管要求,銀行必須通過盈利累積、股東增資,發行附屬一級資本等渠道增加資本。據測算,從2010到2019年,按照最新的監管標準必須增加的一級資本,歐洲的銀行高達1.1萬億歐元,美國的銀行接近1萬億美元,印度須補充1300億美元,中國須補充近6000億美元。

這就帶動了附屬一級資本工具市場的發展。商業銀行發行的附屬一級資本工具,具有較高的收益率,具有固定的票息和定期付息規則,在經濟回暖時期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流動性,頗受投資者歡迎。

目前的問題是,疫情對經濟的猛烈衝擊,將直接損害商業銀行充實資本的能力。一是盈利能力下降,難以積累資本;二是不良資產大幅增加,消耗撥備和資本;三是銀行經營風險上升,降低附屬一級資本工具的安全性和流動性,發行新的附屬一級資本工具不得不提高收益率;四是商業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如果低於監管要求的最低限度,只得停止附屬一級資本工具的票息支付。

相關文章:【滙豐不派息之謎】英倫銀行一封信迫滙豐就範 還替滙豐草擬初稿

「滙豐和渣打不派息,應該是自身的選擇,但也有可能是金融監管機構的指導」。李禮輝認為,在疫情衝擊形勢下,商業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將趨於惡化,金融監管尺度和力度,有必要進行逆周期調節。例如,監管設定的銀行資本充足率指標包含2-2.5個百分點的組合緩衝要求,而既然是「緩衝要求」,就應該在經濟形勢嚴峻的特定時期釋放,以緩衝外部衝擊和壓力。當前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全球,金融監管釋放緩衝約束恰逢其時,有必要適當放寬資本充足率、不良貸款率、撥備覆蓋率等監管標準,支持銀行共克時艱,扶持企業渡過難關,促進經濟復甦。

相關文章:

【滙豐不派息】滙豐小股東組聯盟維權 拆解代表順裕資管背景

【滙豐不派息】張華峰︰已去信要求政府與英國交涉

【滙豐不派息】滙豐CEO祈耀年︰非常明白股息對香港股東的重要性

【滙豐不派息】小股東組聯盟討以股代息 滙豐發言人:對引起的影響深感抱歉

免費下載 hket App,關注「全球疫情實時動態」

立即訂閱專享無間斷美股分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