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口罩及藥物的壟斷力量

分析 04:00 2020/03/27

分享:

今次疫情一個意外的效果便是暴露了多個國家的實力與弱點。此等信息,各國政府都不一定願意公諸於世,但在生死存亡間,大家也顧不了要隱瞞甚麼了。

中國在浪費了兩個多星其後,終於在重重迷霧中明白這新病毒的性質,當政府下了決心後,中國社會顯示出的驚人動員力、人民團結性、科技及醫療水平,都使人刮目相看,硬生生把一個大爆發壓了下去。反觀歐美先進國家,有了中國這本書可抄,多了2、3個月的時間觀察和作準備,仍然把時間浪費掉。中國人口是意大利的23倍,是美國的4倍多,但看情況,意大利及美國的感染總數,大概率地會超過中國;若按人口比例計算,情況更為慘烈,紐約市可能變成另一個武漢,紐約州成為另一個湖北,但這些地方的居民仍是不戴口罩四處蹓躂。歐美國家的缺乏準備,不但反映在人民缺乏防範意識上,醫療設施亦欠缺準備,美國堂堂科技大國,醫院中的醫生也往往找不到口罩保護自己。疫情過後,我相信在世人眼中,中國軟硬實力的地位會暴升,歐美國家則下降,但這對中國來說,被人摸清底細,也不一定是好事。

美國97%抗生素來自中國

疫情中全球口罩奇缺,中國本來已能生產世界口罩的一半,在1個月左右,竟能從日產2,000萬個增至日產1.16億個,這當中涉及多種工業的協作及口罩重要材料熔噴布的擴產。其他國家做不到這麼快的回應,惟有有求於中國,其他醫療物資亦然。這不由我不想起前年美國著名記者Bob Woodward在其新書《恐懼》(Fear :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當中所寫的一段故事。事緣特朗普要向中國發動貿易戰,當時他的最高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期期以為不可,指出美國97%的抗生素來自中國,若中國不賣藥予美國,美國人民無藥可醫,怎一個愁字了得?去年3月,我的科大舊同事、現在內地仍是當紅炸子雞的清華李稻葵教授,便向中國政府建議過,美國若用電子芯片要脅中國,中國必要時也可不賣藥給美國。

在藥物及醫療用品方面,美國有多倚賴中國?我查了些資料,倒也大吃一驚。美國人對此問題並非全無憂慮,美國國會設有一個「美中經濟與安全檢討委員會」,去年7月31日便邀請了位名喚Rosemary Gibson的專家來作證。這位女士態度似稍有反華,但其作證內容資料詳盡,頗有參考價值。

據她所報告,不但美國商務部的調查顯示96.6%的抗生素來自中國,而且美國似已失去了生產抗生素的能力。美國自2004年左右開始,生產維他命C、盤尼西林、阿士匹靈等的公司早已關門大吉。今天美國已失去整個製造抗生素的工業,這些公司在成本上競爭不過中國的藥廠。美國人如果有肺炎、耳炎、性病、尿道炎、炭疽病等等,若無中國的藥,基本上便無能為力。

有實力打垮印度製藥業

眾所周知,印度是生產仿製藥(Generic Drugs)的大國,但她的藥廠所用的原材料及化學物8成以上要從中國進口,而且中國如果願意,未來完全有實力以價格戰打垮印度的製藥業。今天美國人所用的藥9成是仿製藥,其他的可以貴出很多倍。美國人無法負擔,而且美國自己生產的成藥所用原材料一樣要靠中國。

有一件事,上述的Gibson女士頗為憂心,2013年中國河南省漯河市屠宰業大公司雙滙集團(今天叫萬州國際,老闆叫萬隆),以47.2億美元全面收購了世界最大、位於美國的豬肉加工公司Smithfield Foods,從此控制了大份額的世界豬業。這與醫藥有何關係?原來豬腸被視為醫藥界的「稀土」,沒有它,醫院便動不了手術,運行不了。如此嚴重?對的,因為手術需要抗血液凝固劑肝素(Haparin),而肝素要由豬腸中來,一頭豬才可生產一小瓶肝素。

雖然中國在癌症、愛滋病等奇難雜症上也要倚靠美國的高科技藥物,但Gibson相信,一旦中國決定不出口任何藥品到美國,美國的平民醫院或是在航空母艦上的軍事醫院通通運作不了,美國能不憂心乎?特朗普無知無識,才會被科恩警告後仍要搞貿易戰。

是否中國應以醫療用品及藥物到處展示實力?這無需要,人命關天,但資源有限,與中國友好的自應優先得到中國的醫療援助,就像今天在意大利等國所做的一樣。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中國現時可日產1.16億個口罩。(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