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心抗疫】小企全球撲口罩 貨源加價慘被客戶Cut單

商業 14:05 2020/03/09

分享:

香水品牌「花之滴」創辦人Jane分享到歐洲撲口罩的經歷,不禁嘆一盒口罩得來不易。

新冠肺炎持續蔓延,本港市面出現「一罩難求」,早前更有長者冒寒通宵排隊買口罩。花之滴創辦人翁靜(Jane)過去一個月頻頻四出撲口罩,除遠赴歐洲探貨源外,又將原本用來調製香水的純天然酒精材料,改成生產酒精噴霧,並以低價出售。無他,只為「純粹想幫人」。

早前市面的消毒產品一直賣斷貨,花之滴將香水的純天然酒精原料,改製消毒噴霧。(花之滴FB)

【疫市營商】老套變時興 藥油二代研香水醒神筆

【口罩供應】企業為派口罩赴日 凌晨逐間藥房掃貨回港

不忿身邊朋友被網購平台Amazon「cut單」,黑心藥房又賺取暴利發災難財,她便嘗試以公司名義與各地供應商接洽,冀增加成功率。「1月底入了500盒土耳其口罩,僅賣數十元,結果於1小時內極速賣光,想再補倉時已漲價3倍,但有錢亦無貨,廠方稱欠缺原材料生產。」一星期後,2,500片韓國口罩KF80,開賣半小時也售罄。

Jane批評,黑心藥房在艱難時期發災難財,未有為香港人着想。(湯炳強攝)

她憶述,最艱辛的經歷是在歐洲,「2月初飛抵法國、德國,參與展覽時周圍查問商戶,又逐間藥房詢問介紹當地口罩供應商,其間顧着覆客戶信息,更不小心『拗柴』扭傷,結果統統落空。」

與供應商多番斡旋 難搶低價貨

幾經波折,終於經一位朋友引薦印度供應商,礙於船期不準、供應緊張、廠方反口稱只得掛頭款式等,來貨價驀地由200元攀升至250元,扣除本地郵寄及行政成本,最終定價298元出售。「由於預售時只收200元,客戶質疑忽然加價、又擔心貨不對辦,雖然最後寄來了掛耳款,但早有人要求退款,現時仍有幾十盒倉底貨。」

排除萬難,終於直接聯絡到印度的Green Guava入口商,Jane更親身洽談、驗貨、搬貨。(花之滴FB)

對於客戶不滿售價過高,她無奈稱:「全世界瘋搶口罩,我都無計可施,自問真的找不到低價貨源。」並苦笑:「從生意角度看,根本不應該賣口罩,屬高風險、低回報行業,只希望香港人記得有過一個本地品牌,曾經與你共度時艱。」

記者:姚慧儀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