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日用光儲備以降風險?

分析 04:00 2020/02/28

分享:

今年財政預算案最引人注意的,除了派1萬元外,便是闊別了16年的財政赤字又再出現,而且這赤字幾乎必然會持續頗長時間,倘若真的如此,技術上香港已踏上結構性赤字的階段。

在2000/01至2003/04的4個財政年度都出現財赤,不少評論人都說香港恐已進入結構性赤字,但我當時不同意此說法,因我認為那時赤字是源於周期性經濟衰退,不會長久,事後亦證明我的判斷正確。今天情況有異,香港除因疫症等偶發性問題加劇了經濟下行,更重要是結構性問題未解決,不容我們對財政前景太樂觀。

結構性赤字 比估計早來臨

過去1年財赤是378億,來年估計是1,391億,再以後的4年,每年預算中的赤字從74億至170億不等,但這些數字把政府所借之債也視作收入,有誤導性,所以我相信把債券扣去後的官方估計更反映真實,亦即今年4月開始的財政年度赤字是1,586億,以後4年財赤每年在113億至288億間。如此情景,便構成從2019/20至2024/25連續6年的巨大赤字,而且在此之後,也完全不能排除赤字會繼續下去。也許某一年經濟特別順暢,赤字會減少甚至暫時消失,但我們仍可足以認為長期結構性赤字年代已是香港經濟史一部分。

2014年3月,我有參與的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公布了對未來財政前景的估算。面對着人口老化後開支增加及經濟增長速度下行的壓力,若政府對開支不加以合理制約,我們預測到了2021/22年度便會出現結構性赤字,而且到了2028/29年度便會把財政儲備用光,以後年年要舉債度日。現在赤字比當年最悲觀的估計早了來臨,我們能不焦急乎?

政府認為今年度有這麼高的赤字主要是派錢及一些一次性的逆周期措施所致。我不反對派錢,還富於民比把錢交給政府管理更能使資產被善用,一次性的開支也比經常性的安全一些,但逆周期政策往往事與願違,這倒是經濟學家熟知的。我們倒不能對政府開支佔GDP比重近年大增這一事實視而不見。1997年公共開支佔GDP比重是17.2%,2017年是19.3%,現時預計到了2024/25年度是23.2%,速度不可謂不快。

要知道,開支不斷增加但收入不上升,便必會有赤字。香港加稅不易,對經濟有嚴重損害,政治後果亦堪虞,所以香港只能望天打卦,希望經濟會有不錯增長,自然地為政府帶來收入。但若經濟好不了哪裏去,開支卻是一闊三大,長遠結局一早可知。

不是說政府只能節約,不能用錢,若有些項目,例如填海造地,效益遠大於成本,政府便應放馬平川,一往無前。但我們要注意,世上大多數的所謂民主政府都有過度用錢的傾向,原因倒是簡單,赤字預算多花錢可討好選民,雖然赤字會耗掉儲備或要舉債,這些負面後果卻是將來的政府承擔,現屆的不用理會。港英年代港督有絕對權力,不用理會選票,這樣有利於用長遠的視野審視理財方針,所以香港有審慎理財的哲學。今天香港政府飽受民粹主義的壓力,轉型當大花筒的傾向也就欲隱欲現。

泛暴特首上台 勢敗光儲備

從長期保持香港經濟繁榮的角度看,我支持《基本法》的精神,審慎理財,量入為出,這是正道。但我們卻也應注意另一潛在風險,盡管這風險不算很大。假設香港的泛暴人士在明年成功把1名泛暴特首推上台,新政府會如何作為?現屆政府留下的嫁粧將會包括近萬億的財政儲備,以他們過往表現,這筆錢有大概率會被胡亂使用,甚至以其作彈藥鞏固政權,香港的繁榮會成為過去,家也會被敗光。若然如此,今天政府大派金錢,藏富於我們自己的口袋中,當然比送給黑暴好得太多。

這局面當然可避免,問題是中央政府有無決心在港推動大手筆變革。香港的泛暴可能也不會相信可奪到政府權力,財政儲備對他們來說或仍十分遙遠。到了一天,若他們突然跑出來說要審慎理財,便是他們以為奪權有望,要保住儲備為他們所用了。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為保持香港經濟繁榮,港府應審慎理財量入為出。(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