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分析需因時制宜

金融經濟 09:21 2020/02/18

分享:

當疫情系統性地衝擊社會經濟時,宏觀經濟研究更應承擔起分析疫情影響、錨定居民預期、提供政策建議的道德使命。根據2003年中國“非典”、2009年美國甲流等時期的歷史經驗,筆者認為,伴隨當前抗疫工作的推進,這類“事中型”研究亟需順勢而為,依次進行三階段演變,從而在不同時期做出針對性的社會貢獻。

第一階段:疫情爆發期+定性比較法。在疫情爆發之初,相關經濟研究面臨多種不確定性,這一階段的研究一般首先使用“定性比較法”。即以歷史上的類似疫期為參照物,通過定性比較疫症特徵、傳播範圍、經濟環境、政策空間的異同,大致判斷出疫情衝擊的量級。雖然這種方法難求精細,但是作用關鍵,一方面及時為市場提供了直觀的“預錨”,避免悲觀預期的自我強化,另一方面則為政策層的總量性工具提供了初步依據,避免錯過寶貴的干預視窗期。

第二階段:疫情高峰期+分項定量法。隨著疫情進一步發展,兩方面的盲點將得到改善。其一,對疫病的醫學研究逐步完備,可基於數理模型對疫情持續期進行相對可靠的定量推斷。其二,疫情前期的高頻經濟資料將漸次形成,初步量化了經濟的反應強度。基於此,相關研究可以從定性轉向定量,採取“分項定量法”。較之於第一階段,這一方法不僅能提供更準確的總量資料,亦能更清晰地展現疫情衝擊的結構分佈,從而為結構性政策的精准發力提供參考。此外,這一方法具有較高的靈活性和開放性,有利於隨疫情高峰期的變化不斷修正分析結果。

第三階段:疫情平穩期+模型預測法。第二階段的方法忽略了疫情下大量行業、部門之間相互的動態影響,導致對衝擊強度的測算失准。此外該方法也無法推算這一衝擊在較長時間維度上的演變,難以捕捉可能發生的次生衝擊,也無法對疫情後的經濟修復路徑進行預測。因此,這一階段的研究重心將是“模型預測法”。即構建多部門、多行業的可計算一般均衡模型(CGE)或類似模型,通過對關鍵變數進行符合疫情的修正,從而推斷出更為準確的疫情衝擊路徑。但這一方法對關鍵變數的假設非常敏感,上述假設的構建需要等到疫情平穩之後,並以堅實的醫學分析和第二階段研究為基礎。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