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摩擦降維之後

金融經濟 10:56 2020/01/21

分享:

1月15日,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定正式簽署,協定文本包括序言、智慧財產權、技術轉讓、食品和農產品、金融服務、滙率和透明度、擴大貿易、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最終條款九個章節。筆者認為,協議的簽署將有利於資本市場情緒的進一步修復,有利於中國金融開放的繼續推進,有利於全球經濟的觸底後出現反彈可能。格奧爾基耶娃表示,IMF已將中國經濟增速由5.8%上調至6.0%。事實上,2018年初至今,政治與經濟的考量是中美貿易摩擦及談判進程的重要因素。

貿易摩擦降維,大國博弈的全面爭端有望從「針鋒相對」轉向「務實解決」。過去3年來,特朗普的執政之路經歷了從初期被建制派普遍反對到稅改落地後迎來支持率提升,再到發動貿易摩擦重新陷入爭議,以及當前面臨彈劾風險。在大選年來臨之際,為連任撈取籌碼毫無疑問是其推動貿易摩擦緩和化的重要動因。從政治上講,隨着民主黨中期選舉後重新奪回眾議院,在當前兩黨政治理念極化的傾向下,政策立場衝突加劇也迫使特朗普亟需在貿易領域,特別是在農產品進口等問題上取得實績,以便在選情中佔據主動。對中國而言,儘管當前美國的國家決策某種程度上被特朗普不同尋常的個人論調和行為所代替,但嘗試重塑全球化貿易規則,長期延緩新興大國崛起以維持其引領世界的優勢,已經成為守成大國政策菜單上的兩黨共識。隨着短期的摩擦點逐步被一些標誌性事件推動清晰地變為長期博弈綫,大國博弈向金融、科技、治理領域擴散的態勢日趨明顯。但與歷史上的美蘇、美日博弈不同,由於經濟實力更為對等,中美之間「大而不能倒」的相互依存性更為顯著,也令博弈形態趨於柔性化。

對中國而言,在大國博弈向金融、科技、治理領域擴散的背景下,第一階段協議的達成意味着雙邊分歧在經貿領域的降維處理,這一方面將邊際上緩釋中國經濟面臨的短期外部衝擊,另一方面有利於在全球價值鏈重塑的大背景下通過深化結構性改革獲取長期制度收益。展望未來,在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轉換過程中保持戰略定力,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大力推動科技創新,是從根本上化解貿易摩擦、實現內生增長的必由之路。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