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進駐澳洲3年獲合法化 幾時到香港?

科技 19:30 2019/12/20

分享:

同行如敵國,新興網約車平台如Uber以新技術顛覆舊有經營模式,為全球的士業界帶來競爭,惟兩者又能否共存於市場上,公平競爭?(本報資料圖片)

有言同行如敵國,新興網約車平台如Uber以新技術顛覆舊有經營模式,為全球的士業界帶來競爭,惟兩者又能否共存於市場上,公平競爭?澳洲是亞太地區最早將Uber合法化的國家,Uber​北亞區公共政策總監​Émilie Potvin表示,透過與當地政府及的士業界積極溝通、商討,已共同尋求適合的智能交通解決方案,平衡各方利益。

Uber​北亞區公共政策總監 ​Émilie Potvin表示,公司很樂意與各地政府溝通,並與業界夥伴如的士業組織等合作,共同尋求適合各城市的智能交通解決方案,便利公眾出行。(張寶燕攝)

事實上,澳洲在2015年底將Uber合法化前,亦同樣面對的士業界的抗議聲音,及後才逐漸取得認同。澳洲政府為確保網約車如Uber不會壟斷市場,透過抽稅、補貼等方式,如在去年2月開始徵收乘客服務費,從Uber等平台車輛及的士的每項交易中徵收1.1澳元(約6港元),以提供NSW政府2.5億(約13.4億港元)澳元的資金,協助的士、租賃車適應新監管框架。

澳洲政府去年2月開始徵收乘客服務費,從Uber等平台車輛及的士的每項交易中徵收1.1澳元(約6港元),以提供NSW政府2.5億(約13.4億港元)澳元的資金,協助的士、租賃車適應新監管框架。(Uber提供圖片)

澳洲把網約車納入規管,吸引大量司機加入該平台,現時Uber營運的38個澳洲城市中,已有超過8萬位司機及送餐夥伴提供新的經濟機遇。有移居澳洲19年的港人Vincent表示,在三年前開始兼職擔任Uber司機,正職為銷售業員工,因為Uber司機工作彈性,一天約工作8小時,可賺約1200港元。

移居澳洲19年的港人Vincent表示,在三年前開始兼職擔任Uber司機,正職為銷售業員工,因為Uber司機工作彈性,一天約工作8小時,可賺約1200港元。(張寶燕攝)

反觀香港,Uber進駐本港5年,主攻提供較高質素車款及服務,加上可預先在應用程式上清楚計算收費,毋須擔心司機坐地起價而大受歡迎。惟港府向來強調支持創科產業,卻對網約車平台合法化仍抱持保守態度;的士業界亦有聲音要求政府加強執法,檢控「白牌車」非法載客。

冀與港府商討合法性 惟至今未獲回覆

​Émilie表示,公司十分樂意與港府溝通,並夥拍業界如的士業組織商討任何可行的方案,達致雙贏,同時便利公眾出行:「可惜過去曾嘗試與港府聯絡開展對話,至今未獲回覆,背後原因亦未明。」

據Uber數據顯示,Uber在香港區的行程及乘客數目均有增長,以今年11月計算比去年同期分別增長 144%及170%。(張寶燕攝)

公眾對於點對點交通服務需求增加,她坦言:「我們另會積極考慮採用不同技術方案如與公共交通營運商合作,整合公共交通工具資訊於應用程式上,或優化選項及技術來吸引用戶。」

運房局:使用新科技須合法規

對於港府會否考慮將新興網約車服務如Uber合法化,運房局昨回覆本報僅表示,政府鼓勵使用不同應用科技包括網約車,惟在使用新科技或新平台的同時,亦必須合乎法規。

同系列專題報道可見:【Uber夥澳政府及業界改革 進軍7年成亞太合法化先鋒

記者:張寶燕 澳洲直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