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防禦佔據避險高地

金融經濟 10:42 2019/12/03

分享:

在貿易摩擦懸而未決、地緣政治風險激化、超低利率成為常態的情形下,全球經濟正穿越宏觀亂紀元的至暗時刻。展望2020,大動盪伴隨著大拐點,筆者建議:在存量博弈的背景下短期積極防禦,佔據好派息穩定、認同明確、內生驅動等時代造就的避險高地。

第一,負利率常態化,穩定票息成為新的追逐。在主要發達經濟體整體利率水準處於並將維持在歷史低位的環境中,票面利率/派息率相對較高的低風險資產保持了「債」的屬性。低息/負息債券的總回報源於資本增值,但在超低利率的環境中,突性作用明顯放大了高久期債券價格對於利率變動的反應幅度,進而呈現出更多的「股」性。隨著主要央行政策利率軌道沿低位下行,收益率超過3%的發達經濟體政府債券佔比已系統低於1%。在此情形下,幣值穩定的經濟體內投資級債券和分紅率相對較高的股票有望獲得青睞,其中兼具升值潛力和相對高票息的人民幣債券吸引力增強。

第二,民粹盤踞高位,認同感決定著資金選擇。近三十年來,發達經濟體資本和勞動之間的收入分配出現結構性轉變,不僅侵蝕著長期購買力的根基,也成為社會和政治動盪的重要原因。在國別層面,以單民族為主體的日本和歷史文化內聚力較強的中國成為發達和新興內部的避險之選。在企業層面,壟斷競爭的市場結構下頭部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已轉向提供「非同質」需求。在平台層面,網紅經濟、直播經濟的時代裹挾平臺的興起,推送者以人群為核心的屬性正有替代商品本身之勢,小眾的品牌溢價開始凸顯。

第三,情緒頻繁切換,就低追穩抵禦市場動盪。中美貿易摩擦一波三折,其動向不僅主導了短期市場走向,也令部分投資者因誤判或投機而遭受損失。從市場波動軌跡看,貿易摩擦初期A股遭受衝擊相對較大,但自2019年以來,貿易衝突對A股市場的負向影響邊際轉弱,相反美股開始遭受關稅制裁的反噬,貿易談判階段性緩和對指數走勢的提振弱化。2020作為美國政治週期中重要的大選年,選情的跌宕或激化政策分歧,加之英國脫歐變「拖歐」,硬脫鉤風險仍未消除,市場波動性在所難免。基於此,2020年投資基調一方面宜「就低不就高」,警惕估值過高的市場回檔風險;另一方面宜「追穩不追險」,對於外向敞口相對較大的行業/領域保有審慎。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