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臨挑戰 營運模式求變

科技 12:43 2019/12/02

分享:

共享經濟為世界帶來新經濟模式,但不同企業或地方政府對共享的定義各有不同。

共享經濟於數年前興起,造就出Uber及Airbnb兩間著名的獨角獸企業,亦衍生出不同種類的共享平台及服務。

即使共享經濟打破傳統經濟模式,但在各地不時引起法律上的爭議,甚至有共享平台面臨倒閉危機。今年,共享辦公室初創公司WeWork及共享汽車平台Uber都遭受不同打擊,令人質疑共享經濟是否被過分追捧。

共享經濟強調資源擁有者透過分享自己的閒置資源創造價值,然而經過數年的經營後,部分共享平台除了靠業務和投資者獲取資金外,亦會以上市集資形式吸金。

WeWork緩擴張 Uber須補繳稅

近年已有分析質疑,並非所有共享經濟企業的營運模式、理念,均符合「資源擁有者利用閒置資源創造價值」的原則。共享辦公室WeWork透過租用現有大廈或部分樓層後,翻新改裝成共享辦公室。WeWork非物業擁有者,一旦會員數目未如理想,物業租金長遠或會為公司造成財政壓力。

WeWork母公司The We Company早前宣布押後上市,令公司前景不明朗,而現金需求緊迫更令公司雪上加霜。近日,WeWork宣布由過去較側重於股權的薪酬模式,改為其他以基本薪金、年度現金花紅及長期獎勵計劃等現金為主。

WeWork為了完善服務,近年在全球多個城市不斷增設共享辦公室。據《華爾街日報》指,WeWork在中國等海外市場的擴張並未令公司進一步盈利,令公司考慮減慢中國業務擴展速度。

Uber看似較符合共享經濟的原則,但由於部分Uber司機已視駕駛網約車為全職工作,引起各地的法律爭議。早前,新澤西州勞工部指出,Uber在過去4年對其司機歸類不當,需繳交合共6.42億美元(約50億港元)的補繳稅款與罰款。同時,西雅圖市議會通過新法,為Uber等共享汽車司機制定最低工資,並提高網約車的稅額,向乘客加徵0.51美元(約4港元)新稅項。

共享經濟為世界帶來新經濟模式,但隨着不同企業或地方政府對共享的定義各有不同,WeWork及Uber等打着共享旗號的企業,除了要為自己建立合適的營運模式,為不同行業帶來改變之餘,更要有社會責任,令大眾及相關政府部門認同共享經濟能帶來正面改變。

記者:楊匡然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