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徒已升級為納粹式恐怖分子

分析 04:00 2019/11/15

分享:

這一兩個星期香港的亂局早已進入緊急狀態,只是有些人不肯面對現實而已。

不但緊急,恐怖主義活動已不只是苗頭,而是不斷在我們眼球底下出現!

掟磚已變成小兒科,到處縱火、從高處向繁忙公路擲下硬物、向行走中的火車掟汽油彈、淋易燃液體到意見不同人士身上再點火焚燒、包圍交通警並意圖搶其配槍;中大學生用強弓把帶火的箭射向警察、在校園中肆意破壞、碰瓷教授、毆打同學等等,早已完全具備了恐怖主義的條件,即用傷害別人的方法,非法地威嚇人民,以圖達到其不可告人之目的。

我近5、6年來,寫了好幾篇文章,論述港獨分子容易變成恐怖分子,今天竟不幸言中。

香港的暴徒已升級為恐怖分子,但恐怖分子也有不同種類,他們屬於哪一類?

反精英並排斥外來人

我以前指出,香港的暴徒與曾橫行美國大半個世紀的3K黨有多處相似之處,但自從他們的恐怖手段不斷演變後,更接近的描述應是上世紀30年代的德國納粹黨。

納粹黨反共、反猶太、用暴力。納粹是極右政黨,反共不奇怪,他們對共產黨的痛恨,部分原因還可能來自他們要與共產黨爭奪充滿怨氣的德國人民之支持。為甚麼反猶太?猶太人經濟上十分成功,人才也多,血統卻與其他德國人不一樣,反猶太一下子便滿足了納粹黨反精英及排外的心理訴求。

港獨分子的意識形態同樣反精英,排斥外來人,把一切自己的不幸或不滿都歸咎於這些人。不少內地來港的學生,其實大都成績優異,社會及學界早已設立了機制,對學界或商界的精英有鼓勵或獎勵,本地不思進取不作努力的廢青自然吃虧,所以思想上與納粹同一方向,並不為奇。

但最相似特徵卻是納粹與港獨恐怖分子都非常倚靠使用恐嚇方法去迫使怕事的人順從他們。在30年代初,希特拉發展了一群穿棕色衣服的所謂「衝鋒隊」,全盛時期人數達200多萬人,隨意威嚇德國人民,他們用的手投之一便是到處把猶太人家中的玻璃窗打破,這與今天港恐破壞美心或一些中資機構又毆打內地學生的行徑完全一致。

政府應盡快止暴制亂

希特拉除了有衝鋒隊外,還十分重視兒童及青少年工作。他上台後,索性禁制了童子軍及其他青少年組織,鼓勵及強制青少年參加他的青年團,30年代中後期,參加之人竟達同齡人的9成以上。港恐對香港青少年的洗腦活動也是不遺餘力。

港恐的恐嚇,不能說沒有效果。在朋友圈及街頭上,都不難碰到一些人大吐苦水,他們對黑衣人的行徑非常不滿,但絕不會隨便發表意見,因為怕被人毆打。有見及此,我毫不相信近日的民調,他們打電話問人索取意見,但被調查者很多根本不知打電話來的是何人,不理會他或給予假意見是防止被人騷擾起底的最簡單方法。面對着納粹主義的港獨分子,政府卻一再錯判形勢。英國首相張伯倫與希特拉搞緩和搞對話有用嗎?最終是使英國陷入險境!

特區政府一直以為可與港恐對話,從近月局勢看來,效果不是零,而是負數。有不少人以為拖下去,不肯實施《緊急法》、《基本法》18條所容許的暫時應用全國性法律,或是《基本法》14條的要求解放軍入城,現在也可清楚看到,都是錯誤思維。我5個月前已不斷力陳拖下去只會將解決問題的成本弄得愈來愈高,香港的市容、生命財產及人心,被破壞得更加滿目瘡痍,最好的方法是止暴制亂愈早愈好。

特區政府現時應該做的,是立即行動,任何推搪、瞻前顧後,都是怯懦不負責任的表現,為官避事平生恥!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中大示威者嚴重威脅吐露港公路駕駛者的安全。(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