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才中心地位受衝擊

分析 04:00 2019/09/27

分享:

有位財經名人曾經說過,香港應該是一個金融中心及人才中心。前者能否保持下去,現先不說,後者卻有需要檢視一下。

香港是美食天堂,世界無處可及,生活服務設施也完善,雖然樓價高昂,但的確仍能吸引一大批高端人才來港工作。在學術界中,港人肯花時間十年磨一劍的人極為罕見,真正的本土自生的學術人才不是沒有,但數量終究有限。香港各大學近20年來能有超卓表現,相當大程度是倚靠我們堅持擇優而聘,不問背景,只重學術能力。人才來到香港後,我們也能嚴格按其學術成就作出升遷或罷免的決定。近年來,香港的競爭力已不如前,新加坡大手筆招聘,內地高校出手也甚重,香港高校早已面臨人才流失的壓力。近月社會動亂出現,學界肯定大受打擊,優秀的教授有整個世界的市場向他們招手,在港的大學中,卻要面對惡劣的歧視氛圍甚至粗言穢語,或威脅人身安全,其子女也有可能在學校中遭人霸凌,將來有人求去,是意料中事。尚未來港的,也要重新考慮是否成行。這些對香港發展為科創中心,顯然不利。

專業服務業恐好景不常

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港人,很多都在各工商金融專業界服務,他們有部分人積累到豐富的經驗,是難得的人才庫,香港的GDP中也有近10%來自專業服務,但恐怕好景不常了。有黃營的評論指出,到內地的外資,72%來自香港,所以內地經濟極倚賴香港,只要把香港經濟弄垮,大陸便要崩潰,習近平也要下台云云。此等荒唐的推論建基於無知,以2017年為例,從香港流入內地的資金有945億美元,但這筆錢從何而來?基本上是從大陸流到香港的912億美元中而來。大陸資金出口轉內銷,是因為回流的資金被當作外資,有各種優惠政策,這也顯然是利港政策。資金到港轉一轉,便可為香港的專業服務,如會計、金融、管理、法律等等衍生需求,從而養活了一大批香港的專業人士。近日的暴亂已重創香港的聲譽及營商環境,在內地人眼中,香港的地位已大跌,只要中央一聲令下,取消惠港政策,香港到內地的資金再無優惠,那麼香港這些專業人士的飯碗便立刻成問題,或許他們為求生活,也要離開香港赴大陸工作。台灣太陽花運動反華的學生近年紛紛要到大陸找工作,正是先例。但這樣一來,香港便無險可守了。

現在在校的大學生及中學生又會面對甚麼就業問題?我已幾次聽過一些僱主慨嘆,他們將來招聘的時候,不能不小心在意求職者的年齡,亦即靠此判斷他們是否在學時參加過今年的暴動。此等標準當然對品學兼優、一直努力唸書的學生不公平,但我們也難以責難僱主,誰會願意把曾當過暴徒的人引進自己公司?可能將來見工面試時,求職者第一句便要大喊「我支持香港警察」,以示自己與暴徒劃清界綫,不被拖累,但這相信也是不足夠取信於人的,也許他們在學校現在便要多參加一些正當活動,可在履歷中展示出來,才有較多說服力。

僱主不會願意聘請暴徒

我們不要忘記,在10至10餘年內,人工智能及機器人都會取代大量的職位,在職場中成為贏家,現時便要學習相關知識,而大學也已有不少課程為此作準備。但我們能期待掟汽油彈的暴徒能如此潛心向學嗎?他們的未來的確可悲,也許他們自己內心深處也感受到自己自找的悲劇一生,所以「攬炒」的心態才會在他們當中出現。

攬炒當然是極度自私的觀點,他們不單是對自己的世界感到絕望,而且還想攬着別人一起下地獄,這是任何正規的宗教都應譴責的行為,但不幸地,香港部分宗教人士也已走火入魔,不能自拔,這是很可悲的。現在仍有機會接受納稅人資助教育的年輕人,你們與那些喪屍般的暴徒應該是不一樣的,你們還可停一停、想一想,與暴徒割席。文革過後,不知多少退役紅衞兵為自己從前受意識形態痴迷時的荒唐暴行感到一生後悔,希望香港的年輕人不要重蹈覆轍。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中央的惠港政策,養活了香港一大批專業人士。(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