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者有力量搞垮港元嗎?

分析 04:00 2019/08/16

分享:

這一、兩個星期黑衣人的不合作運動接連受挫,先是在港鐵妨擾別人上班使人神憎鬼厭,接着是佔領機場、癱瘓航班、襲擊旅客、禁錮旅客,並剝奪旅客搭機的自由,惹來如潮劣評。黑衣人中較有腦的,眼見不妙,連忙改變策略,發出了一些空洞的道歉信,但內容依然自相矛盾。原來根據法例,在機場犯法罪加一等,若破壞到航空運輸機制,最高可判終身監禁。這些人連累這麼多航班被取消,技術上已是犯了重罪,還有臉提出5大訴求,並缺一不可?要知道,訴求之一便是不准政府檢控他們,這些人可否不再把自己當作可凌駕於法律之上?

失敗不會停止到他們的活動,但卻會把其本相暴露出來。他們是在怕,犯了法後要坐牢,所以才繼續孤注一擲,把局勢搞亂,以求在玉石俱焚的口號下試試找尋渾水摸魚的機會,以求脫身。跟着暴徒跑但涉足不深的人若不懂得火速割席,便是愚不可及了。不合作運動連續失敗了兩次後,本周又有人想轉戰金融圈,以圖製造新一輪的破壞,但可惜他們經濟知識貧乏,未出招便已可預知會成為笑柄。在金融銀行業搞破壞的,我發現有兩個並不一定是互相配合的圖謀,都聲稱要在8月16日發動。對,就是今天!

利息損失向誰追討?

黑衣人的第一個圖謀是要搞擠提,發起人似是主張港獨的陳浩天,他在網上號召港人,在8月16日突襲全港所有銀行,在提款機或直接到銀行中提走所有存款。據他解釋,每提走1元現金,因為貨幣的乘數效應(他倒是沒有用這詞語),等於減少多倍的貨幣量(他也不懂用此詞),這樣最傷的便是中國政府,可以此報「國仇家恨」云云。

他的論述雖毫不專業,但我也不妨用專業角度去評估一下他的夢中囈語。今月6月底,香港公眾所持有的現鈔及硬幣(其實主要是銀行持有)總共4,828億港元,港幣M3(包括銀行的存款)的總量則是75,367億港元。假如現鈔大量被提走,假以時日,港元的總量確會下降,但這又有何妨?假設陳竟有能力發動港人從銀行提走現鈔的10%,即483億港元,那麼在過了一段時間後,M3也大約會下降10%。但多少人提走多少錢才會達到483億元?如果香港有10%的住戶,即大約25萬個住戶,平均每戶提走19.3萬元的話,可達此數。但這對他們並非沒有成本,他們要拿着386張500大元的現鈔,不能存到銀行賺息,隨身帶着又怕丟掉,放在枕頭底又怕有賊入屋,何苦來哉?假設他們花3個月持有這些現鈔,平均利息是0.25%,總共的利息損失是3,019萬元,不多,但誰支付這筆錢?只是累了提走了錢的市民,中央政府是完全毫髮無損的。這筆損失向誰追討?陳有無法律責任?竟肯聽信陳的號召的人,很可能本身並無經濟實力提走19萬元,但就算有實力,貨幣量M3下跌10%,這只是回復到2017年6月的水平。香港從金融海嘯以來,M3平均以8.2%的年增長率上升,速度太快,減慢一點倒是有益的。

索羅斯亦難夾高港滙

第二個圖謀是網上有人號召要將港元兌換美元,其目的可能有二,一是弄垮聯繫滙率制度,二是希望資金從港元流向美元,從而夾高港元利率,以利其沽空港元或恒指的活動。但這兩個目的也是注定徒勞無功的。

從2008年9月金融海嘯至今年6月,因為外國量化寬鬆政策,總共有價值等同12,861億港元的外資淨流入香港,這是筆數量驚人的巨款,它使到港元數量大增,外滙儲備也大漲,但同時推高了香港的樓價。這筆本來屬於熱錢的巨資一直賴在香港不走,直至去年3月左右開始,因美國加息香港不加,資金才稍有流出,但從貨幣基礎這一統計數據看,資金的流動基本上十分穩定。要發動港人港元買美金嗎?若想造成1997/98年亞洲金融風暴的效果,當年用30億港元左右的賭本去沽空已經可以,但今天聯繫滙率的制度早已改變,起碼要16,300億港元(亦即今天貨幣基礎的量)才可入場,否則並無能力使港元利率拋離美元利率,從而達到加強沽空的效果,索羅斯也遠遠未有這財力。要港人做嗎?這要發動100萬個家庭,每個家庭拋出163萬港元現金,買入20多萬美元才足夠。肯聽網上號召的,多半無甚積蓄,何來有百多萬元去炒賣?可以肯定,8月16日香港不會因網上的兩個號召而出現丁點的港元危機或銀行體制崩潰。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有網民號召市民今日從提款機或直接到銀行提走所有存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