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出手還是特區政府出手?

分析 04:00 2019/08/09

分享:

港澳辦及中聯辦在深圳開了個座談會,發布了中央政府對港局勢的看法及目前所採用的政策。簡而言之,是希望香港早日恢復秩序,對暴徒嚴懲不貸,但這主要靠香港政府、警察及市民去做,若有需要,包括出動解放軍的各種選項都可以用,但現在未到這地步。換言之,《基本法》18條可引入全國性法律及14條可出動解放軍等方案,暫時仍懸而未用。

這能否解決到問題?警方近日受到中央鼓勵,比前振奮,但警力是否足夠仍是一問題。更大的考驗其實是香港的司法制度,檢控時間若是因人手不足而拖得遙遙無期,或是某些法官尚未明白香港需要嚇阻性刑罰,因而輕判或甚至放生一些暴徒,那麼光是靠香港內部力量,就算仍足以解決困難,但時間會拖長,這是否最明智的做法?

社會內傷愈來愈嚴重

主要靠內部力量有好處亦有缺點,這是典型的成本效益問題,屬經濟學的範疇。不動用18條或14條的好處,主要是減低外間勢力以此為藉口,說三道四。雖然我不認為這有甚麼值得介懷,但若不需動用總也會少些風險。

沒有中央干預的壞處是甚麼?正如上文所說,這會推後解決問題的時間。我們是否太心急?不能等待?這例是與心急無關,而是時間拖得愈長,香港社會愈會撕裂,內傷愈是嚴重,可能使香港的元氣幾十年也恢復不了。

為何會更撕裂?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間派人數通常最多。在統計學上,這種政見的分布屬單峰的,但若兩邊相反意見的人數更多,中間人少,便是雙峰分布了。若香港的亂局繼續,中間派便更難存在,黃營與藍營人數都會各自大增。

黃營(或黑衣人)為何會吸納到更多的人?我是群眾運動的過來人,明白群眾的心理。一些本來是中間的人若參加過一、兩次示威遊行,尤其是直接參與過情緒激昂的暴力活動,他們有頗大的機率會繼續「黃」下去,而且變本加厲,有如吃藥上了癮般,研究社會心理學或神經學家應該都懂得這是怎麼一回事。就算本來是不喜歡暴力的和平示威者,一樣可以變得自欺欺人,想盡各種藉口去原宥或庇護暴力分子,對他們的破壞卻視而不見。此種思覺失調式的行為,可能是他們不願意接受自己一開始站錯了位,所以心理上要死撑下去。不論其原因為何,只要暴力活動持續,除非他們當中出現重大醜聞或很多人開始害怕被捕,否則他們可以招募到更多的兵,黃營人數會增加。

不過,藍營人數一樣會上升。港人素來不喜歡暴力,也不接受別人侵犯他們自由,但黑衣人的暴力行徑及破壞活動卻不斷在我們眼前出現,他們干擾交通工具的運作,剝奪別人上班的自由,還自稱是替港人爭取自由(但港人並無委託他們這樣做),我所相識的朋友一大片的變得十分憤怒,這些人當中,不少對政治本無興趣,現在則觀點愈來愈鮮明,從中間轉到傾向藍營觀點,希望政府或解放軍早點平亂。我估計黃營的幕後推手,也早已感到此種對他們不利的變化,所以已開始減少對持不同意見者的攻擊,改為拉攏他們。此種爭奪人心的宣傳戰還會繼續,但我相信作用有限。

中央出手時間難衡量

兩方的人數都增加,對香港社會並非好現象,撕裂的社會會把很多朋友弄得反目成仇,連家人也會鬧翻。在此形勢下,民主選舉制度一樣無法運作良好,社會也不會和諧。由此可見,中央愈遲出手,雖也有好處,但香港社會受到的損害也會愈大。這好比癌症一期時,醫生為要否用重藥費煞思量,但若病症控制不了,到了第四期,便不出重手不行了。對香港問題,最佳的出手時間不易衡量。

有些人也許另有一考慮,香港對中國的重要性早已劇減,香港的亂局亦可被視為開放自由社會的反面教材,為何不讓香港的暴亂分子再表演一下,強化這反面教材對內地人民的影響?這說法不無道理,但卻不是從港人利益出發。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黑衣人干擾交通工具運作惹市民反感。(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